死亡游戏(11)

墨惜语:

 
   轮回众人坐在一起,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深深的悲戚。


       周泽楷眼圈带着微微的红,咬着下唇一只手死死抓着衣角,一只手紧紧攥着身旁的江波涛的。江波涛任队长拉着,眼中带着悲痛和深深的疲惫,目光不时向窗边看去,嘴张了又闭不知道该说什么。


        一叶之秋坐在窗边,目光直直的盯着窗外的黑夜,不知道在想什么。


       碎霜担忧的看着一叶之秋冷漠的脸庞,犹犹豫豫的开口“一叶,节哀,冷静……”


        一叶之秋缓慢转过头来,勾起一丝嘲讽的笑容“我的mas 就tm 死在我眼前,前任mas 生死不知,我还该死的坐在这里看风景,我这叫不冷静,不能再冷静了好吗?!”


          “……”碎霜愣愣的看着一叶之秋满是血丝的眼睛,说话时颤抖的唇。“对不起……”碎霜喃喃的说。


          “你没有道歉的必要,我一定要找到那个狗娘养的凶手,那个畜生!”一叶之秋咬着牙狠狠的说,想到不久前看到的场面,心中的悲痛和仇恨又多了几分。


       就在即将出发的不久前,江波涛收拾要带走的行李,碎霜去网购票,回来的一叶之秋自告奋勇的去房间里叫醒自己的mas 。可是,当一叶之秋打开房门的一瞬间,却看到了让他几乎崩溃的一幕:孙翔在床上睡着,永久的。


        “江……荒火。”自事件发生后就一直沉默着的周泽楷缓缓的说。


        “放心吧,荒火说他会尽量二十四小时和我们保持畅通联络,而且会结束后尽快和我们汇合,不会有事的。”


        江波涛立刻明白了周泽楷的意思,凶手很可能还没有离开俱乐部,荒火独自留在那里确实是件相当危险的事。可一叶之秋执意想要得到最早明天才能出来的尸检报告,在绝对不能丢下情绪激动恨不得和凶手拼命的一叶之秋的情况下,只能放任了荒火自愿的留守。


        “如果……早点……孙翔……”周泽楷声音有些颤抖,带着深深的迷茫和自责,转头看向自己的副队,就像一个迷惘的孩子。


        如果晚上拉着孙翔打网游时态度再强硬一点,如果多注意一点独自睡觉的孙翔,如果看到其他战队遇到危险时再警觉一点,如果早一点去敲门,会不会 ,会不会那个孩子还一脸傲娇的坐在大家中间,也许正在靠椅上呼呼大睡,也许在抱怨着大晚上的折腾,而不得……陷入长久的黑暗。


          “……没有如果”江波涛直视着队长清澈的眼睛,沉默了许久,低声说


       “没有如果,小周,我们只有现实和未来。”


        “有……未来? ”
  
        “只要还有一丝的可能和希望,就有未来。”


         江波涛望向窗边,一叶之秋坐在那里宛如一个雕像,一动不动,窗外,黑暗和灯火都被快速甩在了后面,一切都会过去。


  白胜先到达q 市机场的时候,张新杰已经等在了那里。在锁定了那个一身黑白衣服,有些显眼的目标后,白胜先几乎是飞奔到了张新杰的身边。


         除了目睹了对面遭殃后在长期绷紧的神经下终于“他乡遇故人”的喜悦外,还有一个隐秘的原因。


        荣耀圈里崇拜叶神,韩队等等的都不少,而自然也有崇拜张新杰的,比如安文逸,比如白胜先。所以,即使环境不适宜,见到偶像也是值得激动的。


        在简单的客套后,张新杰犹豫了一下,决定先把这个嘉世小队员送回去,毕竟还不知道要等多久。


        一路无话,在离俱乐部还有短暂的距离的地方,路过了一家餐馆,此时已经过了晚餐的时间,但鉴于白胜先待在房间里时一直没吃东西,肚子早已咕咕叫,加之张新杰自身一点小原因,还是在餐馆停留了下来。


        洗手间内,张新杰扶着洗漱台头脑有些昏沉,一只手在额头上探了一下,果不其然滚烫一片,张新杰的小原因就是这个。


        偏偏在这种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张新杰摘掉眼镜,洗了把脸,准备打起精神,突然,厕所的门被人打开了。


       这里的厕所是供单人使用,而且门是可以反锁的。


       张新杰来不及产生疑问,一个冰冷的利刃插入了他的身体,接着来不及反应,又是一下,整个人倒了下来,头撞在了洗手台上,鲜血满地……

评论
热度(35)
  1. 寂秋弧长的墨惜语 转载了此文字
© 寂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