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游戏(14)

墨惜语:

    
          清晨是被一声类似尖叫的惊呼吵醒的,几乎所有人都还睡着,听到这一声却全都奔向声源处,不少人甚至还穿着睡衣,衣服散乱松松垮垮的。


  只是大家都没有彼此嘲笑的意思,因为碎霜正站在走廊上,在他的不远处,霸图的队员之一,秦牧云倒在那里。


  秦牧云就那么静静的躺着,尸体已经僵硬,双眼大睁着,一把匕首从后心直插,一刀毙命。


  凶手真是不知和职业选手有什么仇,居然连新生代都不放过。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庞,所有人心中的愤怒到了极点。


  碎霜断断续续的说他去洗手间结果看见了尸体的事,不时还微微有些发抖,毕竟黑灯瞎火的碰到尸体绝对不是什么好的体验。


  看着大家招呼着去报警,喻文州却少有的有些欲言又止。江波涛看了过去眼中有些疑问。


  喻文州没有吭声,只是脑中不断回想着秦牧云的表情,神情严肃而凝重。


  那个表情……比起恐惧,更多是……难以置信?!这是我的错觉吗,喻文州不敢下保证,他对这方面并没有探究过,只能确信那一幕有些违和。


  不过,更重要的是,喻文州目光微暗,抱着手臂,直直的盯着坐在轮回众人间,在小声诉说着什么,有些局促不安的碎霜,微抿着唇,不走进,也不吭一声。


  “队长,队长,队长,你盯着轮回那边干什么?让我瞅瞅啊,你在看谁啊,小周?不对,你这个视角只能看到小周的一半,而且小周已经有江波涛了。”


  这时,黄少天走了过来,看到自己队长的奇异举动,有些惊讶的顺着目光看过去,感觉没什么不对,就干脆拍了拍喻文州的肩膀,小声询问道。


  看到黄少天过来,喻文州的表情放松了些,脸上也挂上了常见的笑容


  “没什么事,少天怎么了?”


  黄少天定定的看着喻文州的笑容,片刻后也露出一个阳光灿烂的大大的笑容。


  “没怎么啊,既然都已经醒了,也睡不着了,那就在霸图看看呗,这么早,吃饭还有一阵呢,不是队长说不能单独行动吗,结果队长自己都不照做,我就只好来陪你啦,你看我是不是特别棒。”


  说着黄少天默默留意了喻文州刚才的角度,拉着喻文州边走边聊。


  对于自己队长黄少天是绝对信任和依赖的,同时这世上没有几个人比黄少天更了解喻文州。


  喻文州绝对有心事,甚至有了自己的分析和猜测,不过既然他不说,要么是不能说,要么是证据不足,不论是因为什么,黄少天都会尊重他的决定,不去问,像一个真正的骑士,守护在身旁,忠诚的等待着他的国王的旨意和抉择。


  不过,有一个人也目睹了喻文州奇怪的表现,那个人就是江波涛。


  给自家队长说了一声后,还是叫住了喻文州行走的步伐。看到喻黄两个人同时看过来,江波涛有些尴尬,一时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却见喻文州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拉着黄少天与他擦肩而过。


  江波涛静静的站在原地,没有叫住的意思,脑中闪现着喻文州经过时留下的耳语


  “小心碎霜”还有“洗手间”。


  江波涛后背一冷,眼皮狠狠的跳了一下,突然明白了喻文州的意思。


  那个走廊和碎霜的房间并不连着,更无论如何也到不了洗手间。

评论
热度(54)
  1. 寂秋弧长的墨惜语 转载了此文字
© 寂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