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游戏(15)

墨惜语:

  
          江波涛满怀心事的回到房间,周泽楷的眼中充满了疑问。江波涛只是摇了摇头,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


        碎霜?并不愿意去怀疑和猜想任何人,更别说是轮回的队员,可碎霜言谈的漏洞却让江波涛自己都无法否认。碎霜昨天为什么会在那里,一个不正常时间停留在一个不正常的地点,先不说从来没有听说过碎霜有夜起的习惯,就像喻队说的那样,洗手间的方向和秦牧云所在走廊位置差了好几个弯道,就算再看不清也不至于拐到那里,除非是……刻意去的。


         会不会是被谁引去的?江波涛还是无法相信碎霜会做出这样的事,不过,有难以言说的隐情是必然的,看来要仔细观察了。


         “队长,你见到碎霜了吗?”心思变了百转,面上却不动声色,笑着问。


         周泽楷坐在床上,看着江波涛的表情,虽然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却能敏锐的感觉到对方心情比起进来时好了一些,面色也没有那么沉重,心里也放心了一些。既然江波涛不说,他也不问,只是仔细想了想,指了指门外“和一叶,出去了。”


          江波涛点了点头,表示理解,转身准备去找碎霜,衣服却被周泽楷拉了一下“一起。”周泽楷眼睛亮亮的,表情很坚定认真。


           确实,现在单独行动确实危险而容易生事端,江波涛自然明白周泽楷的担心和不安,因而也笑了笑,顺了对方心思,拉着自家队长一起行动。


           “放心吧,队长,不会有事的。”


           “嗯,知道,一起。”


            站起来,两人的影子几乎重合到了一起,心也一样。


            百花缭乱,韩文清和白胜先在送走警察后,很早就去了医院,唯一欣慰的消息就是张新杰并无大碍,只是还没有清醒的日期。


            心中愧疚的白胜先想要留下来帮忙,却被否决,先不说能不能帮上忙,毕竟谁也不知道现在哪里会更危险一些,如果反而遭遇不测,就更糟糕了。


            一叶之秋靠在一把椅子上,低着头摆弄着手机,神情十分专注,似乎里面装着什么宝库似的。碎霜站在他旁边,一贯温和腼腆的他神情少有的有些激动,虽然压低了嗓音,听不清说了什么,但还是能看出他的认真。


           与之相反的是一叶之秋几乎瘫在椅子上,对那些怒火充耳不闻,表情懒散到极点,时不时才抬头回一句,却把碎霜每次都噎得够呛。


           江波涛和周泽楷走过来时,正好看到了这一幕,“发生什么事了吗?”江波涛开口询问。


          “没,没发生什么。”一看到正副队来了,碎霜先是被吓了一跳,然后脸涨得通红,目光闪烁的厉害,不时扫一眼旁边懒散的一叶之秋。


           一叶之秋倒也不慌,悠悠的说“放心吧,副队,什么事情都没有,我和碎霜就是聊聊天,结果我态度不好,把碎霜气到了。”


        说到最后,一叶之秋甚至勾勾嘴角笑了出来,看起来十分得意,还不忘看了看碎霜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对不起了啊,碎霜。 ”


            边说,一叶之秋站起身来,摆了摆手,离开了这里。一旁围观的周泽楷皱了皱眉,目光和江波涛对视了一下,却得不出解答。


           一叶之秋坐在一个长椅上,这里很偏僻,几乎没什么人。他还是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摆弄着手机。


          一只手在一个小型一叶之秋挂饰上反复摩挲着,想到那个人送给自己时别别扭扭的样子,目光不由柔和了下来。


           那个人明明不小了,性子还和毛头小子一样,骄傲的不行一点就炸。“我不会让斗神的荣光衰败在我手里。”冥冥中耳边,那个人这样发誓。


           我相信你的承诺,你的一切。远处,一个脚步声打破了这份静寂,一叶之秋没有回头,只是又恢复了冷漠的表情。


          “你来了啊,也太慢点了吧。”嘴角勾起一丝嘲讽,神情淡淡的说。


         “你的死期到了。”对方的声音似乎是经过处理过的。
  
         “是,我活不久了,你觉得你能得意多久。都对一个被下了药的将死之人还怂什么怂。”一叶之秋此时的语气颇像他的第二任mas ,说着转身看了过去。


           “啧,你确实厉害。”


            一把利刃贯穿了一叶之秋的身体,那个人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


          “不过……也没多少……mas ……孙翔……”


            一叶之秋身体猛的晃了晃,倒在了地上,挂坠在手上抓得死紧,手机摔出去很远,屏幕的光还亮着,上面是孙翔熟睡的脸……

评论
热度(25)
  1. 寂秋弧长的墨惜语 转载了此文字
© 寂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