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游戏(18)

墨惜语:

  
        和病房外的群魔乱舞不同,病房中两个人显然都不是会情绪激动的抱着哭的人,现在也确实不是激动的时候。


          张新杰靠在床头,没有扎针的手拿着水杯小口抿水,韩文清顺手从果篮里拿了一个橘子剥。


           “头还晕吗?”


          “好多了。”张新杰摇摇头,往上靠了些。“我昏迷的时候,有什么新情况吗?”


          韩文清把剥了一半的橘子放在桌子上,看着他“又多了几名死者,一叶之秋,孙翔,还有秦牧云,发现凶手有两名。”


           听到后面的名字张新杰拿水杯的手颤了颤,一杯温水差点洒在被子上,眼中闪过一丝深深的痛楚。


          “……现在其他战队情况如何,两名凶手是怎么判断的?”


         “蓝雨正副队,轮回正副队及碎霜,嘉世白胜先都在这里……”


        “蓝雨正副队?喻队也在?”张新杰突然开口询问。


        “是,有什么不对吗?”


        “没什么,有些惊讶,黄副队说喻队通常这时不在。”


        “嗯。”韩文清没有说什么,继续说明了碎霜的事,末了加上一句“喻队说在医院很容易遭到二次攻击,你务必要小心。”


        张新杰认真点了点头,开始陈述自己的故事。


       “是这样的,我感觉到有些发烧后,进入洗手间洗脸,突然听见了门开的声音,在我习惯性将门锁死之后。我没带眼镜,下意识转头去查看,却感觉没有力气,头晕目眩,突然感到一阵剧痛,接着就失去了意识,恍惚间,只看到一片黑影。”


         张新杰说的很平静,仿佛这件事根本和自己没多大关系,说到最后,还习惯性推了推眼镜。


          韩文清听得又是一阵怒火涌起,身后起了一片黑气,手指紧握成拳,但还是敏锐听到了最后一句。他了解张新杰,自然不会随意提一件无关的事,着重说出自然是非比寻常。


         “所以,队长,我还有多久可以出院?”顿了顿,张新杰又开口问道。


         “少说还有好几天,你就好好休息吧。”韩文清自然能听懂张新杰言外之意。


        “这种情况,队长觉得我休息的了?”


         张新杰抿着唇,隔着镜片,凝视着自家队长的眼睛,丝毫不畏惧对方恐怖的脸色和幼儿止啼的低气压。毕竟如果会妥协和惧怕韩文清,他就不是张新杰了,况且,即使是韩文清也不得不承认,张新杰句句在理。


        因此在这样的凝视后,竟然是韩文清选择了妥协,在微叹了口气后,默认了对方执拗的行为。


       “队长,注意安全。”在临走时,张新杰注视着队长强壮有力宽广的后背,默默的开口。


       “我心里有数,凶手可以尽管过来。”韩文清的回答坚定而有力。


  喻文州独自坐在霸图俱乐部内,低头看着手机,一片阴影打在他清秀的脸上。


        在接到江波涛的回复后,停顿了一下,眉头微微蹙紧,似乎在思考和犹豫。


         接着才下定了决心,点开最近联系人,向一个没有标注姓名的号码编辑去短信。


       “根据发现,碎霜具有死亡预言能力,需要格外注意,另外张新杰醒来了,是否影响计划?”


  “暂时不会影响,继续观察。其他情况如何?” 对方回复的很快。


  “一切顺利,完全按照计划进行,没有发现异样,可随时进入第二环节。”


  “很好,你辛苦了。”


  “无妨,只要你记住你答应过我的。”


         写完最后一句,喻文州关了短信界面,站了起来,眼中是无法掩饰的痛苦和无奈。


       只有在无人的时候,他才能短暂的暴露和抒发自己的感情。没拿手机的手张了又合。聪明的大脑少有的没有思考任何,而是全然放在了即将回来的一行人身上。


       “少天,抱歉……”


       他用小到自己都快听不清的声音说。


  在远处的一个黑暗的角落,短信那头的人仿佛听见了这声音,带着喟叹的口气说,


      “喻文州是个好棋子,可惜啊,恐怕用不了多久了……”
  

评论
热度(69)
  1. 寂秋弧长的墨惜语 转载了此文字
© 寂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