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游戏(19)

墨惜语:


  还是会议室的例会,窗边的位置却空了下来。似乎转头还能看到不久前还支着头看着窗外的身影。


       碎霜看起来精神状况恢复了些,只是自从那次爆发后彻底沉默了下来,只低着头,仿佛地板上有什么特殊花纹一样。


         喻文州直截了当的将大家这两天得到的消息做了个汇总。“凶手是两个人,一道黑影,果然关键点还在一叶之秋留下的数字吗?”喻文州如是说着,将那条数字码写在几张纸上,依次交给在座的大家一起分析。


        最后还剩下一张,拜托韩文清去医院时带给张新杰。其实就私心而言,韩文清是希望张新杰好好休息的,不过自家副队多么固执和爱操心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既然这样,还不如让他继续在医院发挥光和热,也省得急着要出院,再加上还有不得不承认的一点,在理论数字分析上,喻文州和张新杰的脑子,可以完爆这里几乎所有人。


        “这一串肯定不是电话号码,会是什么东西的编码?不过也太长了。”在十几分钟后,百花缭乱开口说出了所有人心中的感想,对着一堆堪比乱码的数字,确实无从着手。


        “会不会是要分段试试,不过该怎么分还没有想法。”江波涛拿着铅笔在数字间小心的画着斜线,在思索着什么。


        “既然是一叶之秋出的密码,那一定和他有什么联系,也许可以从他平时的习惯上着手,和数字相关的习惯。”黄少天确实是联盟有名的机会主义者,当所有人都把注意力都放在了破解数字本身上的时候,他却突然说了这样的思路。


         “羊毛出在羊身上,少天的想法确实有一定道理。”喻文州愣了一下,继而笑着点了点头,认可了黄少天的说法,将目光转向了江波涛。


         江波涛沉吟了片刻,思索着回答“一叶大多数时间都和孙翔在一起,平时的习惯嘛,除了逗孙翔炸毛外,好像迷上了摆弄手机。两个人虽然总是斗嘴,他表面也表现出嫌弃孙翔的样子,但实际上关系不错,经常用一部手机一起看视频之类的,说手机比电脑有感觉。但和数字有关,还没想到。”


         “九键。”旁边的周泽楷突然开口补充了一句。


         “啊,队长的意思是一叶之秋习惯使用九键输入法,因为我和队长都习惯用全键,所以记得比较清。”江波涛接到周泽楷的眼神示意,干脆利落的翻译队长表达的含义。


         “喜欢摆弄手机,九键输入法?”喻文州口中喃喃,脑海中闪过了一丝什么,却转瞬即逝。


        心不在焉的结束了会议,回到屋中沉思,却没有注意到,一个人犹犹豫豫的站起来,跟着他回了屋。


        黄少天深深觉得自己八成是疯了,或者今天食物里放了什么让人发晕的东西。自己居然在没有做好任何准备情况下,就跟着喻文州回了房间,只因为在回俱乐部的路上,心里就不断涌出的不安,总觉得会失去什么的不好预感。


          不过那叫什么“既来之则安之”?呸不对,“生米煮成熟饭”?去去去,更不对了,总之既然来了,就要硬着头皮说下去,总不能给队长说我就打个酱油,你继续我走了。那还不如破罐子破摔,全倒个干净呢。


         况且……队长应该也有些喜欢我吧。黄少天想起平日相处时对方温和宠溺的言语和动作,想起一起散步一起吃饭彼此的小暧昧,也想起来上次不小心点开粉丝群文件里看到的一篇篇喻黄文。虽然当时扫了一眼就快速关掉,但心里的小心思还是忍不住狠狠颤动了一下。


           如果是平时,黄少天会认真的再考虑考虑公关等等问题,可是在这种朝不保夕,也许下一秒就会丧命的状况,身边一个个人的死,反而激起了黄少天告白的勇气,反正已经无所畏惧了不是吗。


        黄少天目光直直的盯着喻文州,虽然已经做好了心里建设,但脸上的笑容掩饰不住忐忑的心情,额头上冒汗,心里打着小鼓,手心都被掐出了汗水。那样子简直比初次打比赛还紧张,半天才开口:“队长……”


        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如果有谁能一个动作打断黄少天的长篇大论,那一定是喻文州,也只有喻文州。


         喻文州伸出一只手指,放在黄少天唇上,做了个噤声的示意,另一只手在包里摸索着,带着温和的语调说“少天,等一下,我也有话要说。”


        接着,还没等黄少天做出反应,就移开了手指,自顾自的说“我早都该说了,这几天忙,却忘掉了。今天就顺便一说吧,我前几天不是回家了吗?亲戚给我介绍了一个女孩,聊了很久,整体感观挺不错的。就是这个”


          喻文州掏出了一张照片,似乎保存的很好,上面一个女子巧笑嫣然。


          黄少天心中有了预感,头一次发现队长说话声音居然那么讨厌,提到那个女子时的笑容更令人厌烦,不想再听下去了,心里这么对自己说,但就像突然被扔进了冰阵,又像被六星光牢困在了原地,无法动弹一步,只能任由那些话钻到自己耳朵里。


        “她性格很好,会打一些荣耀,虽然实力不强,对于电竞职业也没有排斥态度,彼此都有好感,也做了未来进一步发展的规划。”


        “队长这是争当脱团人士啊。”黄少天动了动嘴角,勉强牵出一个笑容来回应,不过肯定比哭还难看,可一向敏感细致的喻文州却仿佛完全没有察觉到异样,还在自说自话,甚至在黄少天回应后,还拍了拍他的肩表示赞同。


           “过几天我带她给大家看看啊,对了,少天你找我什么事?”在最后,喻文州终于停止了沉迷恋爱中人的絮叨,转而问起黄少天。


         “啊啊啊,都怪队长啦,说这么多,害得我都想不起来有什么事了,那我想起来再说吧。”


          黄少天仿佛被打了僵直,直到现在才回过神来,随意敷衍了几句,就逃命般夺门而逃,生怕晚一步心里的痛苦就会溢出来。


          而喻文州坐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看着黄少天离开的身影,就像一个沉默的雕像。

评论
热度(68)
  1. 寂秋弧长的墨惜语 转载了此文字
© 寂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