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游戏(20)

墨惜语:

  
         医院里白胜先和张新杰处于一种很微妙的僵持状态。“现在已经不早了,应该回去了。”张新杰倚靠在床头,看了看手表,对他说。


      白胜先倒了一杯水,递给张新杰,却对刚才的话当做没有听见。自从张新杰醒来,白胜先就恨不得黏在他身边,除了和韩文清谈话时离开了病房,其他时候就连目光都丝毫不肯离开。


          张新杰叹了口气,也知道白胜先的心思,“当时的事情不是你的责任,不用为此弥补什么。”


         “……”白胜先的动作僵了一下,低着头看不清表情。“前辈,这几天死了好多人。大多数我都只在电视上见过。看着人数不停在减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轮到自己。”


          少年的肩膀微微颤抖着,骨节分明的手紧握着。


        这样一个个的死亡,带来的精神压力远远高于生理的,这几天,不只是白胜先,可以说所有人都在用职业选手的意志力和求生的欲望来强撑着这份压力,只是不同于其他人能与队友抱团,白胜先只有自己,孤身一人。


         “这几天里,每个人都在帮忙,可我什么都做不了,找不到凶手,除了被保护什么用都顶不上,就连早点发现你的状况都做不到。”白胜先低着头,这几天来每夜都做噩梦,梦里总是满地的鲜血和张新杰倒下的身影,直到听到对方清醒才放松了一些,可是还是无法避免去自我厌弃,前辈的作用比我大多了,要是……


       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张新杰镜片后的眼睛专注的盯着自己,声音平静,


       “没有人是拖累,你也有很大的用处,面对未知的危险,我们只能去迎接他,攻克他。”


        “……那我现在能做什么?”白胜先轻轻的说。


         “给我买和你自己买些吃的,不至于被饿死。”


         “哦,啊?”白胜先一个口令一个动作,却突然反应过来哪里不对。


         却看见前辈低头看手表,用依旧毫无波澜的语调说:“现在是北京时间……,按照身体健康应该是吃饭时间了,吃完饭我打电话给俱乐部,找人把你接回去,这里没有铺位,我也不是半身不遂。”


      “是,前辈。”虽然依旧听出了张新杰的意思,白胜先心情却比来时好了很多。


  黄少天和百花缭乱在厨房里折腾泡面,这里待着的都不是会做饭的主,即使买了食材也是白搭,因此几乎都是泡面和外卖打发,今天正好是百花缭乱动厨,黄少天却用打下手的名义待在了这里。


       “所以,你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可不是八卦啊,是你状况差的和游魂一样,青着脸还一言不发的。”在黄少天和扎根这里一样,用扫描般的眼神盯了自己天知道有多久之后,百花缭乱终于在打了无数个寒颤时问出了口。


       “你mas和义斩的老孙是怎么在一起的?”黄少天没有回答,而是吐出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他俩啊,”百花缭乱有点懵,但还是想了想,“水到渠成吧,说不上谁先告白,总之折腾了一段时间就在一起了。不过估计借鉴不了什么,落花呸一夏的mas和喻队不一样。”


       可不是嘛,喻文州是战术大师,出了名的心脏,就连谈女友都是不声不响的。黄少天只觉得在悲伤和痛苦后,只剩下难言的疲惫,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只是自嘲的笑了笑。


      和百花缭乱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百花缭乱也猜到黄少天估计和喻文州发生了不快,只是尽力回避着这方面,反倒是黄少天自己渐渐想通了,不就是暗恋对象有恋人了嘛,不成功还能做队友嘛,有恋人还能分手嘛,呸呸呸,没有乌鸦嘴的意思。


        说着说着,黄少天一个没留神,将一个玻璃杯撞到,落在地上摔个粉碎,下意识的伸手想捡,却被百花缭乱阻止了。“别别别,你这手可是宝贝,伤到了就麻烦了,哎?黄少你怎么了?”


        黄少天呆呆的蹲在地上,一阵电流般的心悸直达神经中枢,仿佛突然间,他失去了什么。难道?黄少天猛的站起来直奔向喻文州的房间,那里,空无一人……


  喻文州看着眼前的人和他手上的武器,神情淡定而从容,仿佛接下来要发生的和自己无关。


      “值得吗?”那人突然开口。似乎对这个问题真的很好奇。


      “也许对你来说一文不值,但对我来说,很值得。不用浪费口舌了,我答案还和之前一样。”


     “也许吧。”


      鲜血如花瓣般绽放开来,凶手转身离去,有些感慨的低声自语“爱情真的是一种让人愚蠢的东西。”


      喻文州倒在地上,脸上却还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少天,偶尔我也想当一回你的骑士呢,守护你的一切。


        夜雨声声聒噪依旧,却再没有了守候的对象。

评论
热度(71)
  1. 寂秋弧长的墨惜语 转载了此文字
© 寂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