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游戏(结局,上)

墨惜语:

终于等到大结局,前方高能预警,这不是演习,人物严重ooc慎入,人物严重黑化崩坏,顶着锅盖跑。
………………………………………………
 
        纸条上所说的地点是一个废弃的仓库,也许过一阵就会拆掉重建新楼那种。离仓库几十里开外更是荒无人烟,在现代城市还能找到这么适合杀人弃尸的地方,神秘人也真不容易。


          地上碎石子有点多,周围是一片密集的树林,大家好险迷路,幸好苏沐橙在走过的地方都做了标记,天气预报说可能会下雨,但现在还是晴的,天有些阴,昏昏沉沉的仿佛要吞噬一切。


          仓库就在树林的尽头,周遭的树木肆意生长得张牙舞爪,就像预示着里面的未知和恐怖。韩文清带头走了进去,里面黑漆漆的,不见人影。


      “那人不是说在仓库等着嘛,不敢见人了?”百花缭乱四处张望着,疑惑的开口。


       “啊,那里。”在大家都小心寻找的时候,苏沐橙突然低呼一声,指着不远处小声说。


           原来,在几个麻袋上,一个戴面具的人坐在那里,在他的脚底下,躺着一个人,生死不知。


        面具人拍着手站起来,发出闷闷的低笑,面具让声音变得有些奇怪,“好久不见各位,我等你们很久了。”


       “应该说初次见面才对,不过确实神交很久了。”江波涛盯着面具人的一举一动,总觉得有些熟悉,心里却下意识的不愿意猜测下去。


       “咦?还没有猜出来吗?真是高估你们的效率了,不过一切都结束了。”


       面具人缓缓走过来,众人微微后退,做出防备的姿态,场面一触即发。


       “啧,小同志耐心不够啊,这毛病要改。”仓库门口突然传出一个熟悉的声音,叶修含着一截快燃完的烟手插着口袋,慢悠悠的走进来。


      “woc,叶修你怎么在这儿?”黄少天猛的转过头,脖子都险些扭到,百花缭乱也是一脸惊愕,苏沐橙倒是淡定的给叶修招了招手。


       “英雄总是要最后再出场嘛。”叶修在大家身上扫了一眼,看见都算精神,心里也暗暗松了口气,看来赶上了。


       手指悄悄握紧了口袋里的东西,看似放松的向面具人走去,实际上浑身为数不多的肌肉都绷紧了。


       “欢迎叶神光临死亡宴会。”面具人张口准备说出夸张的欢迎词,却被叶修一句话打断了,整个人僵硬在原地,叶修说“你没发现碎霜没来吗?”


        是的,在赶来这里的途中,碎霜借口说身体不适,就去了洗手间,便再没回来。


       “……他人呢。”面具人沉默了一会儿幽幽的说。


       “他在哪你应该比我清楚,”叶修看着面具人,目光有些深远,神情复杂带着些讽刺意味的说“他只是找到了能够永久替人保守秘密的方法。”


        面具人沉默不语,叶修一向懒散的状态全无,目光犀利的盯着对方,冷冷开口,“这个结果你满意吗,荒火。”


       荒火摘下面具,一一看过面带惊异的正副队,愤怒却又带着些许了然的黄少天,紧握着拳头的韩文清和百花缭乱,最终停留在叶修身上。


       “不错嘛,你怎么发现的。”荒火想要做出反派神气傲慢的表情,但刚刚承受完打击,脸色还有些发白,眉毛皱得能夹死苍蝇,显得有些不伦不类,况且他真的很好奇哪里暴露了,本来该是那个人堪称完美的计划的。


         “看起来完美无缺,实际上bug挺多的,技能点没点满啊。”


       叶修叹了口气,回想了一下自己这几天的经历,估摸了一下时间,能拖延几秒就是几秒,既然想唠那就陪他唠,满足一下人家好奇心,毕竟就现在情况看,拖越久对自己这边有利无弊。


         “先问一下,我们这儿人质活着吧。”


        荒火瞥过去一眼,“活着呢,不过一会儿就不一定了。”


          叶修换了根烟,没有理会话里暗含的杀机,淡淡的讲解,


        “罗辑和郑轩的死我都没有得到有用的信息,所以我只能潜水慢慢等待时机。开始我还以为凶手一定是个神出鬼没,手段极高,飞檐走壁的人,毕竟郑轩和罗辑死的时候,底下楼层都有人在。但孙翔的死给了我新思路,那就是会不会是熟人作案,就像打荣耀一样,要是对对方招数有了先入为主的惯性思路,那八成要糟,剥开外面假装往里看有惊喜嘛,做出这个猜想后我找到了喻文州,黄少天冷静。”


       叶修顿了顿,看见黄少天的表情却是意料之外的平静,心中一惊,转而有了些猜测,勉强压下,继续说,


       “文州在听说一切后,毫不犹豫答应了我的要求,准备收集信息,文州完成的很好,是我对不住他。”叶修想到喻文州死讯传来的时候,尽管早有准备,但职业素质的强悍心脏还是被揪得生疼,


       “一叶之秋的死是你太急了,因为一叶之秋可能对你产生了怀疑,所以匆匆忙忙杀了他,结果反而得不偿失了,不但让碎霜精神上即近崩溃,还让我把目光真正放在了你身上。”叶修毫不客气的点评,


       “之前孙翔的时候我就怀疑轮回内部人作案,毕竟自家队友在俱乐部哪里转悠都是正常的,哪怕警方调查也好编理由,而一叶之秋这一次,一叶之秋的讯息很奇怪啊,如果说用复杂的密码是为了不让凶手猜到讯息销毁证据,那为什么要多此一举给那么隐晦的讯息呢,直接把凶手大名一挂不就得了,原因很简单,因为他确认凶手会比别人先解开讯息,因为凶手也知道解讯息的关键,凶手就是足够了解他小习惯的轮回内部人。而小周小江形影不离,孙翔出事时,俩人还一起在线上 ,碎霜虽然可疑,但行动被文州监视着,再加上他不像凶手反而像有些心虚无措,如果他是想保守秘密的话,那只能是因为你了。”


        “没错,我杀孙翔被碎霜逮了正着,我威胁他不许说出去,看来挺有效的。”荒火看起来已经恢复过来了,手掂着武器冷漠的接了一句。“我看你忽略了好多地方,不会是想不出来了吧。”


       “自然不是,”叶修的表情有些不好,强忍着心中的厌恶,一字一句说,


       “这么庞大的计划显然不是你一个人完成的,有一个人一直隐藏在我们中间,甚至掩藏在眼皮底下,刚开始好几次忽略了这个人的作用,但就在昨天,一点点理清思路,从头开始回想,才发现一切都和他脱离不了干系,他就是……”


        叶修话说到一半,


        “叶修小心!”黄少天的声音从旁边传了出来,随之叶修狠狠的被推到一边。


       一阵枪响,黄少天倒了下来,


       一个人站在不远处举着还在冒烟的手枪对准这边,是,张新杰。

评论
热度(28)
  1. 寂秋弧长的墨惜语 转载了此文字
© 寂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