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少天中心】勇者,勇者,与勇者【你写我猜第一弹】

啊排除法么?排除法的话带我一个!

2016北极奶茶店群活动——你写我猜:

23日终于到来!你写我猜第一弹——黄少天中心向


感谢你的参与!




勇者,勇者,与勇者






魔王与勇者。




从出生之时便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两个生物。


他们从伊始,到结束,都是在战斗。在战斗的同时,魔王和勇者又将赌上关于众人所居住的世界的生死存亡这一使命。


但最后两者结局不出意外,都是魔王被打败勇者拯救世界,或是两者同归于尽交给下一任的勇者魔王来完成这个互怼的任务。当然,这两个结局都是其他世界里传来的。


 


其如今,94号勇者黄少天,便接替了92号勇者魏琛的任务,出发去打败,号称最强大、最厉害,连续打败五位勇者的,148号魔王——叶修。


 


一切,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92号勇者魏琛,大家提到他大概都是猥琐、没下线、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但是一位了不起的术士。


 


大家实在是不能把充满正义感的勇者和他相提并论,可他的实力也的的确确负的起这个称号,若不是当代魔王叶修实在是太厉害,他也不会失败了。


 


被打败的魏琛带着好几个小毛孩回到了自己的出生村落,依照他的话来说,他虽然打不过那个不要脸的魔王,可他培养出来的弟子一定能继承他的衣钵打扁那个头上长着丑不拉几的角的魔王!


 


后来过了十年,也确实如魏琛的一部分话所说的,他培养出了下一任勇者。


 


虽然这勇者的职业和他的职业沾不上任何关系——而且魏琛教了一阵子就彻底隐退让一群小鬼自己成长——但也抵挡不出他教导过黄少天之后在魔王面前嘚瑟的心。


 


再说到黄少天。


 


在脑内出现莫名其妙的系统提示音,和手背上出现的勇者的印记,黄少天就了解到自己成为了所谓的勇者。


  


他根据了先代们的抉择,为自己选出了几位队友的必要条件。


 


1.远程攻击,魔法师和术士或者射手。他最要好的朋友喻文州就是一位术士了,虽然他一开始很小瞧对方天生凝结魔法速度缓慢,可经过某一次他们两个单独去狩猎魔物,凭对方的智慧和反应速度,黄少天对这位吊车尾是彻底信服了。


2.回血回蓝,最重要的一位,俗称奶妈,牧师就好。黄少天没有特意去了解过牧师,可也知道只要去教堂一般都能找到愿意配合勇者的牧师。但他想了想,既然是去讨伐最强魔王,那就一定要带上最强的牧师了。虽然他想找个萌妹子,可现在最强大的牧师是一位男性,也只能放弃这一设想。


3.近程攻击,他就是了,而且特别强。


  


如此构思好,对于后面的几位队员的黄少天也就不去特意去想了。


  


只要足够强,要底子,是妹子,随机满足一个条件就好了。黄少天对自己的设想满意的点了点头,前往了喻文州的家中。


  ++++++


“讨伐魔王?当然,我肯定会去的。”


得知黄少天计划的喻文州毫不犹豫的就点头,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


“但是凭你现在的武器,是完全不够格的吧?”


“……”


黄少天下意识的按上腰间的看似豪华无比实则内部利刃早就破烂不堪的长剑,这把剑是魏琛送给他的,这些年他一直都没有换,还把表面维修的那么完好,也是为了当做魏琛不在时的留恋。


  


喻文州亦然如此,可他的武器不同于黄少天,他原本就和魏琛是一个职业,在魏琛走时他更是把自己的武器给了喻文州,勇者的武器如何强力不用多提,所以根本不用换。


  


黄少天顿时觉得有些忧伤,不经45°仰望天空,在自己的计划表上再加上找一位良好的武器匠为自己锻炼武器。


 


“而且……”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的表情迟疑了一会,继续补充,“资金问题……。”


 


群众对待魔王与勇者的决斗已经习惯,虽然还会友善对待勇者,可金钱方面上,在第九十代勇者后,他们就想着,反正不理也没啥关系不是?世界也不会毁灭,还不如留着自己搞建设,完全不予友善支援。而魏琛在某一方面上,也是输给了先天就拥有无数财宝的魔王。


 


这两个问题让黄少天一顿,仰望天空的角度再提升了几度。


他思索了一下,垂下头不在望天,看向喻文州的表情有了一股坚决的情绪在里头。


  


“好吧好吧,这些都是问题,但是我什么时候会被这种问题拦住!没资金也没关系,你看魏老大他不也走到了最后对上了魔王,我怎么可能输给他呢?不过,我说你没事就想这么多,怪不得那时候会被称为吊车尾,每件事要想点好抬头看嘛!既来之则安之,交给我没问题的”他露出一个笑容,金色的发丝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着光芒,炫彩夺目,照的喻文州有些失神,让他失的,连那句‘最开始叫吊车尾的是你’都没有说出口。


其实喻文州还是稍微有点记仇的。


 


  


两人如此说好后,带上家中的一部分物资就简简单单的就出发了。


 


说来也是无奈,空间魔法失传已久,最开始那几代的勇者所使用的存放物品使用的无限空间魔法他们是不能用的,只能靠手拿着。


不过黄少天早已习惯背负重物,拿着两个人的人行李走路也是走的轻轻松松。


但这种悠闲的气氛很快就被打破,一道声音从他们头上传来,抬头就看见准备偷袭他们的一只魔物,可惜这两个人的反应都很迅速,近乎是一秒钟的时间,黄少天就抽出自己的武器砍下了两条飞过来的藤蔓,而喻文州着退后好几步高举魔杖面对着面前的花妖。


系统:倒霉的花妖张佳乐出现了!


  


黄少天:……


喻文州:……


  


额……这个系统提示,真是有个性。


  


黄少天决定先不去探究这个莫名其妙的系统到底是从哪来的。


  


那只掉落下来的花妖成人形,唯独背后延伸出许多藤蔓与花朵,那花朵鲜艳美丽,只可惜没有什么味道,想来这花妖也不是用毒来攻击的。


  


不过倒霉的……


  


黄少天和喻文州对望了一眼,看着趴在地上抱头大喊的花妖,先后迟疑的停下了手中的武器。


  


而那花妖此时还没有注意到那两个人停手,只抱着自己的头大喊:“别打!别打!我只是掉下去了!”


 


黄少天:……掉下去?


  


喻文州:……


  


黄少天警惕的将剑抵在张佳乐额上,以防对方随时暴起袭击他们,问道:“你是一个魔物还会掉下去?”


“我只是从悬崖上摔下来,然后就差点砸到你们……”张佳乐举起双手做投降姿势,还蹦跶两下让对方查看自己身上什么东西都没有,“真不是偷袭,要是偷袭我藤蔓还会被你砍下来?我藤蔓可硬了!”


  


喻文州望着地下的藤蔓,微眯双眼轻晃法杖抖出一个小火球。火球虽然小,可从那周遭细微的空气流动来看,完全不容小觑。他微动手指,火球闪现到藤蔓上燃烧着,不一会火就灭了,但那藤蔓竟没留下一点痕迹。


这样坚固的藤蔓,如果说张佳乐真有心去偷袭他们,他们说不定会战败,可张佳乐也一定没有什么好果子吃,再一说附近魔物众多,稍微有点智慧的魔物都不会和与自己势均力敌的敌人战斗打个两败俱伤。想到这里,两人对视了一眼,决定暂且先不出手看看情况,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很蠢的人…魔物才是。


“好吧,暂且相信你”黄少天收起剑反手插入刀鞘中,垂下头打量着对方,好奇的问道,“不过这种系统提示我倒是第一次见……你为什么是倒霉的花妖啊?RP很少吗?还是说这一族的花妖前缀都是这样的?倒霉的花妖一族?”


“呸呸呸,瞎说什么!哪来的倒霉的花妖一族!”张佳乐放下心正准备退开,可听见黄少天的话气结,瞪了一眼黄少天,突然察觉到什么一顿,惊讶的重新再望过去,连忙靠上去抓住手翻起,按住上面的印记,“你是勇者?!”


  


“我靠!你干什么”张佳乐快的连黄少天都没有反应过来,直到手被牵住才甩开对方的手,连忙退后好几步捂住被张佳乐碰到的地方,警惕的查看上方是否有什么异样,而喻文州也再次举起了武器。


  


张佳乐被甩开手也不恼,看着两个人的动作也知道自己太激动,不由得摆手致歉,思考了一会从口袋掏出一颗漆黑的珠子。


  


“这是降低RP增强MP的装备,是我个人用的,”张佳乐捏着珠子,表情变的有些伤痛欲绝,“只是我这个太强,把我727RP降低到-10,弄成现在这个样子。虽然平时实力靠着法力强大没啥问题,可经不住老是这样。这个也不能取下来,因为已经绑定了。”


 


“所以?”喻文州问道。


 


“你是勇者吧?是要去打魔王吧?”张佳乐看向黄少天,“我有一个东西想要从魔王那里拿到,所以想跟你们一起走,可以吗?”


 


“你既然是魔物,就没有理由和人类,还特别是像我这样的勇者一起走才对,而且你为什么不直接去找魔王要?你们都是魔啊”黄少天眯起眼,捂着手一脸不信任的表情。


 


“…………这个吧,其实我一看见魔王那张脸就想打他……天生的”张佳乐轻咳一声,“你们不信我我知道,要不我们签订契约?这样就安全了吧?我就是想把这个绑定在身上的装备去掉而已。而且我实力挺强的,完全可以帮助你们前往魔王城。”


黄少天和喻文州思考了一会,一致的看向张佳乐。


  


“先来打一场吧。”


 


 


于是张佳乐在和二人打过一场,测试过实力以后,二人同意了他加入这个队伍。


  


实际上他们做的这个决定也很明智,这偏山脉错综复杂,一个不小心就容易迷路走错路,或者是到强大的魔物的领地。而张佳乐对这片位置非常熟悉,他带领的的情况下,他们很快就走出了这一片山脉,到达了黄少天早就预定好的,想要寻找的牧师的所在教堂。


几乎所有地方的教堂都差不多,连这个教堂也不例外。


  


彩绘玻璃,忏悔室,修女,祈祷的人们。一成不变的风景,无论是在何地都不会改变,唯独那牧师的存在,有了不同寻常。


“所以说,张新杰不在这里?”


“是的……神父大人这两天去了首都,听说那里最近出现了传说中的吸血鬼……不过你们可以去附近的港口,有一位冒险家叫做韩文清,是神父大人以前的队友,如果是找他的话……应该就能很快的……”


  


修女偷偷瞄着面前英俊的男子,脸庞上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丝红晕,怯生生的回答道。


英俊男子思索了一会,也不说废话,重新露出一个善意的笑容,“谢谢你啦!”


  


“不、不用谢!愿主保佑你渡过这一场困难的旅途”修女脸庞越加红润,只感觉面前的男子无比帅气,平时也是少见这样的人来到这种小地方,“勇者大人……那我失礼了。”点点头,转身便走。


  


勇者大人,黄少天叉着腰目送那修女远去,继续保持脸上的笑容,直到再看不见那人才送下一口气,转过身眺望了一会周遭教堂飞风景,迟疑半响选择回到先前定下来的旅馆里。


黄少天决定先去和喻文州张佳乐交流一下情况再商量下一步的行动,但他回到屋内,发现屋内只有一人,正是张佳乐。此时他身上有两根藤蔓缠绕着他,懒洋洋的晒着太阳。


“喂喂喂,我说你光天化日之下,怎么敢把藤蔓放出来?快收起来收起来,你就不怕有人看见然后来抓你吗张佳乐!”


  


张佳乐猛地睁开眼,看向黄少天,又瞟了一眼他腰间的破剑,甩甩手收起了外放的藤蔓,随意的躺在床上问道:“怎么?那张新杰怎么样了?”


  


“他去首都了”黄少天叹气,坐在床上,手掌撑着脸,“我们得去首都才行了,还得去港口找一个叫什么韩文清的,我总感觉这名字特别耳熟……对了,他呢?”


“喻文州?他说他去找武器匠了”张佳乐回答。


“啊?”


“他说他去找武器匠了”张佳乐耐心的重复了一遍。


“!?他竟然不等我!”黄少天一个机灵就从床上跳了下来,表情有那么一丝不可置信。


“他不等你怎么了,你还是三岁小孩啊,需要人陪”张佳乐斜视黄少天,带上了点鄙视的意味在里面。


“是啊,今年三岁了!”黄少天瞪了张佳乐一样,也不闹气,走到门前转过身又问,“他去哪了?找谁?”


“额……那个什么……肖时钦,没听说过的人,不过好像挺有名的,我听同族说的”张佳乐回想了一会,“地方教堂旁边的小巷背面,喻文州说让你走到影子就好。什么意思?” 


“肖时钦…?他竟然也在这里?”黄少天往前的脚步停了下来,又点点头,很快就跑了出去。


张佳乐看着黄少天跑出去,释放出几只藤蔓,控制着其中一只关上还没来得及关上的房门,借着窗外照射进来的阳光开始继续晒太阳。


 


黄少天很快的就走到了先前的教堂旁的小巷,他左右探查,找着地面上的痕迹,突然眼前一亮,看见一个长方形的漆黑色倒影,也不多想,一脚踩到上面,顺着往前走。


那漆黑色的倒影似乎是越走越短,黄少天根本没有走几步就走到了一扇门前。


那门破破烂烂,四周刻画着繁琐的咒文,似乎下一刻就要被风吹倒,看起来相当古老。


黄少天挑起眉头,也不磨蹭,一推手就走了进去,而刚刚走进去,一位少女便猛地出现在他的面前,保持着笑容。


“你好,勇者大人!我是戴妍琦,是肖时钦大人的手下,是来带你去找他们的!”


语毕,戴妍琦也不多加打量黄少天,笑盈盈的转身便离开,黄少天也不说话,默认着跟了过去。而他身后的摇摇欲坠的大门,突然的,变成一副崭新,印刻着古老的花纹的大门了。


黄少天走的路不算太长,差不多五分钟的便到了目的地,而面前,根本是一堵墙。


戴妍琦停下脚步,而黄少天好奇的看着她,准备看着对方如何继续往下行动。谁知戴妍琦脚步微退,侧着身摆出一个礼貌的请的姿态。


黄少天嘴角微微抽动,心中感叹着这武器匠性情也是相当古怪啊。继续向着面前的墙壁一步走进去,丝毫不恐惧万一撞上去会如何。


实际上,他也并没有撞上,那墙壁仿佛并不存在,黄少天踏进去半个身子,也就只有半个身子露在墙外了。完全的踏进去以后,就是一个新世界。


 


他刚走进去两步,就又退了出去,戴妍琦眼神微动,隐隐带上了一丝笑意,并没有做出多大反应。


黄少天又走进去,望着眼前的一切,这次他终于明白刚刚不是幻觉了。


“你们两个到底是在练剑还是在破坏材料啊?我都要看不下去了!!”


无他,黄少天看见的情况就是喻文州在帮着肖时钦把一堆废铁使用魔力融在一起,而后又投入数十颗冰晶,经过剧烈的反应后,全部都报废了。


喻文州听见黄少天的声音一个手抖,又一堆材料报废了,紧接着的是肖时钦肉疼的表情。


黄少天没有错过肖时钦的表情,望着喻文州笑盈盈的表情也忍不住猜测这是不是有什么阴谋在其中。


“果然还是差点什么……”肖时钦长叹一口气,不去看那团废弃材料,指尖将鼻梁上的黑框眼镜往上一推转过头向黄少天昂首,“你好,勇者,接下来就需要你的配合了。”


“啊?”


说到这里,肖时钦对喻文州说,“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费用就一笔勾销了。”


“等等,你们在说什么?”黄少天顿感不妙。


喻文州微笑着,点了点头。


“等等等等!!你们想干什么!!别过来!!!别…”


……


……


  


系统:勇者黄少天濒死


  


系统:勇者黄少天获得神器冰雨x1


  +++++++++++


勇者一行人在黄少天得到武器后,便来到了港口。


  


他们很快就知道了所谓张新杰以前的队友韩文清,在什么地方。而在知道了黄少天的目的以后,韩文清更没有拒绝,爽快的成为了伙伴。


出乎黄少天预料的,那名在韩文清的拳法师竟然是前前前前代勇者,也就是现在那位魔王在成为魔王的时候的勇者。黄少天终于明白为什么这名字这么耳熟了,搞了半天,这人也是他的前辈啊!


黄少天收起复杂的心情,与几人商量好路程,决定过海前往首都。


但这海上之路也不平静。


  


他们碰到了传闻说异常少见的海妖,那海妖虽然看起来是凭借优美的嗓音危害周遭渔民,可实则上,他是是为了借船到达首都寻找吸血鬼。


队伍里已经有一只妖的黄少天大度接纳了这位海妖,决意帮助对方,反正也是顺路。


海妖江波涛感激不已,将刚释放的幻觉魔法收了回来,踏上了被他毁的差不多的船,到达了首都。


“……只不过就在船上待了三天就变成这个样子,你好歹也是一只魔物啊?吐够了没?他们都走远了我说。”


黄少天蹲下身望着半跪在港口边,朝着海中吐马赛克的花妖,张佳乐。


  


“勇者大人也别这么说,他是一只花妖,是陆上植物,从未上过海,会晕船也不奇怪。”一旁的江波涛在旁边帮着张佳乐说话,顿了顿,他继续补充,“只是我那个没想到,当初你们那么迟疑的原因竟然因为这个。只能说是物种不同的缘故吧……”。


  


张佳乐吐完,趴在地上翻了一个白眼,要不是他现在不好说话,不然他早就让江波涛离自己远点了。那一股子鱼腥味,熏的他现在都头昏眼花的。


  


“勇者大人,我们先去找他们吧”江波涛对黄少天说道,“既然现在到了陆上也不用担心了,让他自己一个人待一会应该就好了。而且你是第一次来首都吧?我对这里熟,可以带路。”语毕,江波涛还张佳乐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


黄少天思考了一会,也觉着是这个理,转过头拍拍对方肩,翘起大拇指,“那我们先走了!你待会再追上来吧,不要因为你是一只花妖没来过这会迷路找借口啊!实在是找不到路就用体内的契约,不用白不用。”


“滚滚滚,”张佳乐毫不留情的拍开黄少天搭在他肩上的手,也不多说废话,轻哼一声化作一支不起眼的藤蔓钻入底下,只留下现场的黄少天和江波涛两个人。


 


 


这个王国的首都是距离魔王城最近的一座城市,其强大的国王军和冒险者们居住在此处,一部分原因是为了权利,一部分原因也是为用实力克制魔王的存在。


然而越是大的城市,越是有一部分地方越暗黑。


黑市,也可以这样叫它。


  


这种地方人多眼杂,不曾出现在外界之物也会出现在其中,国王军并不会对这种地方插手,权贵们也在这会有一部分自己隐秘的关系。


然而此时,在这地区,最受欢迎最火爆的一个消息,便是关于千年都不曾出现的吸血鬼,出现在了这地方。


传说那吸血鬼作恶多端,吸食了许多人的鲜血,实在是天理难容。很多人都为了这吸血鬼的情报出重金,只求知道那个吸血鬼到底在何处。


但实际上,那群人是为了获得吸血鬼为何不死的原因,才这样说。


江波涛告诉几个人,那个吸血鬼叫周泽楷,是他的朋友。也是世界上唯一一只吸血鬼。


吸血鬼如果不出意外便是不死,许多人为了探究这一隐秘做出许多恶劣的事情,造成吸血鬼灭绝。而同样稀少的,海妖一族不知道从何时起负责起了保护吸血鬼的工作,而江波涛便是守护这最后一位吸血鬼的最主要的负责者。


  


然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周泽楷被他先祖们的恶念侵占了身体,到了首都,江波涛到这个时候才知道他们海妖有驱除这恶念的武器,但是抓不到人才是最主要的问题。这时候苦恼的江波涛遇到了会无限吸引小怪的勇者黄少天,勇者这种东西他听说过想着确确实实会有很大的用途,于是为了寻找周泽楷,江波涛就加入了他们。


听完说明的黄少天心情更复杂了,搞了半天他就是一个道具咯??


  


但江波涛都上船了,也就只能帮他了,作为勇者本来就是要多管闲事的嘛。再加上他们想要拉拢的牧师为了这吸血鬼也到达了首都,江波涛也同样是为了这一只吸血鬼,可以说他们的目的相同。


但两个人说不定不在一路,所以他们为了快点找到人,以免周泽楷出问题,选择了兵分两路,由喻文州韩文清去找牧师张新杰,黄少天江波涛去找那吸血鬼。张佳乐原本要归在黄少天这一队,可惜这次海上旅行对他身体影响太大,只得作罢。


江波涛在带领黄少天前往黑市的时候,他想着,勇者那么充满正义感,而且吸怪能力极强,他必须出手才行。


原本,他是这么想的。


  


江波涛表情平淡,目睹着第十八组找茬的人被黄少天打飞……勇者一个人能打倒这么多人就算了,可是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人过来啊?


比他预想中的都要多上好几倍!


这就是勇者的吸引力吗?


他还来不及吐槽,在下一刻,变故突生。


 


 


系统:预言师王杰希!出现了!


双眼有一丝奇异的预言师,王杰希闭上准备开口的嘴,抓住即将飞起的帽檐猛地弯下身险险躲过勇者打过来的剑光,然而再次抬起时,他那顶三角帽依然是被划开了一道口。


王杰希抓着帽子,看着黄少天,一言不发。


 


黄少天:……


江波涛:……


黄少天神情尴尬,手上的冰雨也是不知道该如何落下。


  


都怪这勇者自带的鬼东西,什么系统,怪物和普通人还有一些物品获得情报全部都是一个提示音,不弄混才奇怪吧?


“无碍,你不必在意。”王杰希率先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他掂量了一下帽子的重量,随手一扔便化成了星光点点,“它宿命如此,用不着尴尬。”


“你是勇者对吧?跟我来。”王杰希继续说,也不等黄少天搭话,手指微动打了一个响指,突然出现一道光束将两人笼罩住,瞬息间,这三人就不在原处,消失不见踪影了。


周遭阴影处的人见这地方也没有什么热闹可以看,便接二连三的退去,只留下一个漆黑的影子走上前去,伸手握住王杰希落下的许些星光。


“勇者……黄少天…。”


黑影默念着,抬起头仰望天空,显露出血红色的眼眸,甚是可惧,但若继续看下去,又会感觉那脸庞和这双诡异的瞳色相加在一起,又形成了一丝美感。他闭上眼,又重新睁开,那血红色的眼眸重新变的漆黑,然而隐隐约约间,似乎是有什么在与他争夺一般,那漆黑的眼眸又变的血红,他望向不远处,一个闪身,也消失在原处。


  


  +++++++


魔王城。


 


按理来说永远都是在勇者找齐伙伴后,经历完各种各样的事件,等级到达Lv.99,最后才到达的地方


然而勇者黄少天,伙伴没有找齐(缺了一个牧师),事件还没经历完,等级也才Lv83,无论如何也和现在面前耸立的漆黑城堡(又称魔王城)扯不上任何关系。


可虽说如此,勇者黄少天却对这一情况毫不担忧。


怎么说比较好呢,因为现·魔王·叶修,正和他蹲在一起,听着面前那一位魔法师,王杰希的训斥。


而黄少天一直在寻找的牧师张新杰,正坐在最高处的椅子上,俯视着他们,比他旁边的那个魔王还像魔王。他身边的小伙伴们和一只,叫做周泽楷的还长的特别俊的吸血鬼,正在打牌。


“……你们懂了吗,这是关于世界隐秘的问题,必须要认真对待。”王杰希皱起眉头,露出严肃的表情的对着两个人说,然而实际上黄少天根本就没有听进去他之前说的任何话,他旁边的魔王叶修表情倒也是同样正经,可等王杰希语毕就开口问道,“所以我可以走了吗?”俨然也是一副完全没有听进去的模样。


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大概就要说到王杰希刚刚把黄少天和江波涛传送的那一刻了。


 


 


黄少天和江波涛还完全都没有反应过来,就来到了无论从哪方面来看都是魔王城的魔王城前,而带他们来这地方的古怪的魔法师也不见了。


他们站在原地缓了缓,刚刚反应过来,一个不知名的黑影就闪现到他们两的面前,那黑影一把抓住黄少天的双手,一个伸头正欲咬住他的脖子,就被江波涛一按头拦住了。


被按住的地方突然爆发出金色的光芒,黑影身形顿住,手被黄少天甩开,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一直到金光散去,江波涛才松手。


黑影顿了顿,转过头,露出一副帅气的脸庞,只是此时多了丝迷茫,“江波涛…?”。


“终于找到你了”江波涛甩了甩手,甩出几滴黑水,“虽然有很多值得探究的问题,不过不说废话了。他就是周泽楷”


黄少天恍然大悟,顿了顿,又想起什么。


黄少天:……话说为什么那恶念一看我就要咬我脖子?还是因为勇者这一职业吸引人吗??


江波涛:不,是吸引魔物和事件。


黄少天:……。神情冰冷.jpg


  


于是周泽楷加入了他们这一队伍。


他们站在原地缓神,又商量了起来。这明显就是魔王城的地方肯定不靠谱,再说以他们这一等级进去也危险,虽然周泽楷和江波涛都是Lv.99,可现在就只有他们三个。


说到这里,一道打招呼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三人转头一看。


是喻文州和韩文清,韩文清肩上还搭着一朵快要枯萎的花朵,结合一下之前的队伍组成,明显就是张佳乐。


  


黄少天沉默起来,而江波涛正小声的和周泽楷解释一切,周泽楷耐心的听着,看着黄少天。


“你们没找到张新杰?发生什么了,张佳乐怎么那样子?”


“没什么,发生了一些小事情而已……”喻文州回答,也不愿回想先前发生的事情。


然后韩文清指向大门说:“张新杰在这里面。我们进去找他,顺便解决一些事情。”


  


“这里?魔王城?张新杰在这里?你怎么知道的?”黄少天重复了一遍,韩文清点点头拿出一根昂长做工细致散发着银光的十字架,那上面的荧光似乎形成了一个箭头,就指着面前的城堡。


  


黄少天又转过头看着紧闭的大门顿时头疼不已,虽然伙伴到了,可这大门说不定也打不开……


于是“哐!”的一声,大门就打开了。


  


黄少天:……


众人:……


然后,缓缓的,从大门走出一道人影。


  


那人面上带着一股若有若无的笑意,莫名有一种嘲讽的意味在其中,他手指夹着一根还在冒烟的古怪长条物品,一身奇奇怪怪的装束,违和感相当重,可分开看也算是穿的无比豪华,其头顶上还有两个小犄角。


这个世间,只有魔王拥有犄角。


  


也就是说……这个魔王没有让魔王军先来攻打他们,直接到了他们的面前……???


  


“你们终于来了”魔王叶修露出一个笑容,伸手——


什么,要出手了吗!众人警惕的亮出武器,唯独韩文清站在原地。


叶修伸手,拍到了黄少天肩上,快的让周围的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别那么紧张。我等你们好久了”叶修笑了笑,准备继续说下去,却突然闭上了嘴。王杰希,就站在他的身后。


“你要是说出口,就gameover了。”王杰希说着,却是看向黄少天。


“哎……好吧,每次都来这一套,哥都腻了”叶修耸肩,“不就是来比赛吗?这次来点不一样的?”他低头,在黄少天耳旁轻语。


语毕,黄少天露出迟疑的表情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叶修玩味的一笑,王杰希突然发现什么,开口欲阻止两人。


“等…”


“好!你赢了!”


不过两句话的事情,一切的一切便有了结局,众人望向叶修和黄少天中央,那只是普通的,石头剪子布?


众人:……


王杰希:……


 


 


  系统:勇者黄少天打败了魔王叶修。


 


  


时间再回到刚刚那个场景。


  


这一代的魔王与勇者之争用简简单单的石头剪子布落下了尾联,无论从哪个方面都是相当无厘头的结局。


面对众人的疑惑王杰希解释到,这全部都是世界的法则,勇者与魔王,从一开始就要互相争夺的两个人,胜利与失败不是没有结果的。


魔王胜利,世界会毁灭,然而世界毁灭的记忆会被消除,又开始下一任争斗,这一切只有负责记录每一代结局的王杰希才知道。而其余的人只会知道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有什么人参与,可是再细节的,他们就完全记不清了。


叶修作为魔王胜利了五次,可是他却用自己的力量和他每一次胜利获得的力量生生抑制住了那股将要毁灭世界的力量。王杰希这次会将黄少天传送到叶修面前,也是因为叶修魔力不够,再不快一点世界就要重新开始。但这一切也是不能胜负出来后告知其余的人的,这一点只有王杰希一个人知道,所以他才会说出gameover那种话。


而黄少天无论是胜利还是失败,都能维持这个世界的存在。


不过以防万一还是请牧师在关键时刻吊住他的性命才是,于是张新杰就到了魔王城。


可无论如何…就算是再关键的情况,也不能用那种解决一切吧???


而且为什么勇者就那样应下来了?


负责记录结局的王杰希神情冰冷,越来越感觉这几代的勇者魔王们不负责任了,开始训斥两人。


“好吧,不说这个,接下来准备怎么办?”


看着王杰希逐渐说完话,喻文州放下牌问道,黄少天已经先他投来好几个求救的眼神,好歹是挚友,也应该挽救一下。


“……发现到你们的行为,世界的法则做出了改变”王杰希回答,看向黄少天,“你得负责找到下一任魔王,然后再一次决出胜负,这才能结束一切。”


黄少天:……


黄少天:wtf?


  


“作为你不负责任的惩罚,叶修你也是,得帮他。”王杰希没有放过旁边的魔王,转过头冷眼看待叶修。


“啊,那我们可以走了吧?”江波涛插嘴道,“既然都结束了,那我们就……”


周泽楷摇了摇头,走向黄少天,轻声问道:“我可以陪你?”


黄少天看着这位没和他说过话的吸血鬼,说:“你又不认识我,我又不认识你,你不回去为什么还要留在我身边?”


“你的血……”周泽楷腼腆一笑,“很香。”


黄少天:……哦。


“既然如此……那我就只能跟着勇者大人了乐”,江波涛一怔,笑了笑,走到黄少天旁边。同时喻文州也站了起来,站在了黄少天旁边,不说话,却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似乎是全员都表明了态度,王杰希点了点头,望向韩文清和醒过来的张佳乐,“你们是准备如何?”


韩文清一顿,摇头道:“我回去了,留在这里也没有任何用处。”


而张佳乐则是回答说:“既然那装备绑定已经解除,那我就——留在勇者身边吧,让他看看我的运气,到底是怎么样的。”他拉长尾音,也走到黄少天旁边,投以一个眼神。最重要是他契约是按年来算的,他离不开。


 


勇者的旅途,从现在才开始。


 


—完—


 


Free Talk


 


说是全员向但是并没有全员出场,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我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瞎扯下去了(x)烂尾结局看起来就像是给第二部做铺垫的那种,但是并没有第二部,别打脸谢谢。


其实我想让好多人好多人出场的,但是那样字数就爆表了←本来我想短小少的,不知不觉字数就稍微,稍微的多了起来。主要是废话很多:p


我一开始想了四个梗实在是不知道写哪个,最后还是选择了我最偏爱的勇者斗魔王。嗯,虽然说是石头剪子布……


我的画风其实特别好认,看看一大串太太中间那个最差词汇量最少的的就是我了。


【FT是为了降低大家猜文的难度特意准备的,不过也不是每位太太都写了,欢迎大家多发现太太们的蛛丝马迹,善用排除法】





评论
热度(31)
  1. 寂秋北极全职奶茶店群搞事专用号 转载了此文字
    啊排除法么?排除法的话带我一个!
© 寂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