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沐橙】Just a dream【你写我猜第三弹】

好像没什么好说的了……默默转好了……完全不知道哪个是哪个OTZ

2016北极奶茶店群活动——你写我猜:

第三弹是沐沐,感谢阅读w




Just a dream




苏沐橙被定好的闹钟叫醒。
她没急着起来,而是先看了看周围。
被子,地板,衣柜,窗帘,吊灯,墙上的海报。
是她熟悉的一切,又有点陌生。
她又把手伸到眼前,看见一双青葱般稚嫩的属于十四岁少女的手。
原来是梦啊……
她长舒一口气。
还好,只是个梦。
苏沐橙做了一个梦,一个分外漫长又分外真实的梦。
梦里荣耀有了职业联赛,陶轩组建了嘉世战队,并且在叶修的带领下拿下了三连冠。她也成了职业选手,第四赛季的时候出道,和叶修并肩作战。第八赛季叶修被逼退役,在嘉世对面的网吧当起了网管,认识了很多人,组建了一支叫兴欣的新战队,一切从零开始。她也去了兴欣,她总是和叶修呆在一起的。
然后……闹钟响了,梦就停在这里。
苏沐橙觉得这个梦有些过于真实了,梦里的每一天都好像真实地经历过,每一件事都好像真实地发生着,每一张脸都鲜明清晰地留在她的脑海里。
就像……她真的度过了这样的十年。
只是梦里一直缺了一部分。
梦里没有苏沐秋。
所以就算再真实,梦就是梦,总会有出错的地方。
苏沐橙打个哈欠,拢了拢散乱的头发,开始换衣服。
等她换好推开门,看见熟悉的出租屋客厅,厨房里是苏沐秋忙碌的身影,心里最后悬着的那点也给放了下来。
叶修从洗手间走出来,用毛巾擦干手,随意地跟她说了声早。
苏沐橙笑着回了一句,哼着歌去洗手间洗漱。
镜子里的女孩有一张明媚温婉的面孔,眉目清秀,满溢着十五岁独有的青涩与成熟混杂的气息,像一枝将放未放的含露山茶。
“沐橙,动作快点,吃早饭了!”
隔着洗手间的玻璃门传来苏沐秋催促的声音。
苏沐橙扯着嗓子应了声马上就来,她觉得苏沐秋的声音莫名有些久违的好听。
不大的圆形餐桌上摆着还算丰盛的早餐,叶修把盛好的粥递给苏沐橙,也给自己盛了一碗。
苏沐秋从厨房洗了手走过来,身上还系着做饭时的围裙,上面有某家商铺的印花广告,苏沐橙有点记不清是买什么东西送的了。
他解下围裙挂好,坐在苏沐橙对面,脸色不太好地看着自己面前的空碗,戳了戳吃得正香的叶修,“我的呢?”
叶修看了他一眼,理所当然道:“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哦,那请问你吃的东西是谁做的?”苏沐秋微笑问道。
叶修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他,“你做的啊,才做的,这么快就忘了?”
“不是说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吗?那你吃什么吃?”
“哦,那我不吃了。”
说完真的就放碗走人。



苏沐秋拉住他,“你不会吧,就说两句还真……”
他话还没说完,一直默默旁观的苏沐橙终于开口:“哥,你自己快吃吧,叶修他……吃完了。”
叶修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换来苏沐秋追着他满屋子揍。
苏沐橙在一片鸡飞狗跳中平静悠然地吃着早饭,似乎早已习以为常。
今天是周末啊……
“哥,叶修,别闹了。”苏沐橙敲了敲桌子,“今天是周末诶。”
叶修站在沙发一侧,接住飞来的抱枕,“哦,我要练级,你俩去吧。”
“你想的美,每次都找借口,今天我说什么也要把你拉出去。”
苏沐秋冷笑。
“那你快吃饭,吃了好早点去,也好早点回来。”叶修说。
苏沐秋狐疑地看着他,“你今天怎么这么好说话?”
叶修无语,“你非要跪着求我去心里才舒服吗?”
苏沐秋:“……”
“哥,你别跟叶修斗嘴啦,小心气坏身体。”苏沐橙抿嘴笑道。
叶修反向坐在电脑椅上,下巴搁在椅背顶,“所以说沐橙都明白的道理,你怎么就不懂呢?”
苏沐秋微笑着比了个中指给他,坐下来吃饭。
苏沐橙双手托腮,有点小小的期待。
平常她周一到周五要去学校,叶修和苏沐秋忙着研究游戏,在一起但总是各忙各的,所以每个周末的采集日是她最喜欢的时间。
虽然现在放假,不过也不妨碍她的小小期待。
往常叶修这家伙一般都会找理由推脱,好说歹说才会勉强同意,今天不知道怎么转了性这么容易就答应了。
苏沐橙想了想,去房间里翻出便签纸,“哥,这周有什么要买的东西啊?”
苏沐秋吃完了正在收拾碗筷,闻言道:“让我想想啊……酱油、白糖,往后三天的菜,洗发水好像没了,还有……”
苏沐橙一样一样记好,免得到时候有所遗漏。
三人收拾好一起出了门,苏沐橙走之前看了看时间,八点五十四,挺早的。
因为是周末,街上的行人比平常要多一些,三人在这片混得熟,临街的铺子里不时便有人和他们打招呼。
路过嘉世网吧的时候苏沐橙停下来,往里望了望,没看见陶轩。
“怎么了沐橙?”叶修和苏沐秋也跟着停下。
苏沐橙回过神来,对他们笑笑,“没什么,走吧。”
三人到了附近最大的超市,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
有些迈不动腿。
“怎么今天这么多人?”苏沐秋皱眉。
公共场合不能抽烟,叶修含了根棒棒糖,侧头看着墙上的特大海报,“好像有什么活动。”
苏沐橙有点疑惑:“超市什么时候也开始搞周年庆了?”
“搞促销拉人气不需要理由。”苏沐秋耸耸肩。


叶修表示赞同。
那刚好可以趁打折多买一点。”苏沐橙笑道。


“嗯,走吧。”苏沐秋点点头。


超市里人头攒动,苏沐秋推着购物车,苏沐橙和叶修走在他身旁。
苏沐橙喜欢这种感觉,和家人呆在一起,哪怕置身嘈杂喧嚣的闹市,哪怕未有只言片语的交流。
只要在一起就好。
苏沐秋在洗护用品区停下,目光在货架中搜寻着常用的那款洗发水。
苏沐橙盘算着等会去零食区应该拿些什么,突然觉得有些不对。
“我说怎么找不到,原来换包装了。”苏沐秋终于在从货架第三层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哥,你发现什么不对了吗?”
苏沐橙问。


“哦,你说叶修人不见了对吧?”
苏沐橙点点头。
苏沐秋无所谓道:“我知道那家伙去哪了,别管他,我们先去买好再说。”
见他这个态度,苏沐橙也就放下心来。


她和苏沐秋逛逛停停,除了把清单上的东西买齐,还买了一大堆零食,光瓜子就买了三个口味的。
路过冷藏区的时候苏沐秋停了下来。
“再过几天就是元宵了,刚好今天把汤圆也一块儿买了。”
苏沐橙看了看口味,犹豫是要芝麻还是花生,转过头却看见她哥直接拿了一袋混装的水果味。
……
水果味就水果味吧。
等到他们结完帐提着东西出了超市,还是没看见叶修的影子。
“哥,叶修他……”
她话还没问完,苏沐秋就答道:“不用担心,我让他去帮我取个东西,这会应该已经到家了。”
“哦。”
苏沐橙有点好奇是什么东西,不过既然苏沐秋没有直接告诉她,就说明或许并不想让她知道,她当然也不会不识趣地继续追问。
二人提着大包小包回了家,苏沐橙开门,换鞋进去,果然看见叶修叼着烟坐在电脑前。
苏沐橙扫了一眼,“荣耀呢?”
叶修嗯了一声,眼睛一转不转地盯着屏幕。
“叶修你个混蛋都不出来帮忙提下东西!”苏沐秋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jjc呢。”
苏沐橙又跑到门口帮忙提东西。
收拾好之后,苏沐秋揉着手腕走近,咕哝道:“jjc也不用这么认真吧?”
“刚刚和大漠孤烟打。”
“怎么样?”
苏沐秋正色道。
“你说呢?”
叶修斜眼看他。
“你赢了?”
“废话。”
苏沐秋撇嘴,“切,说得好像很轻松似的。”
叶修吐出一口烟,“还行吧。”
苏沐秋:“呵呵。”
叶修继续游戏,苏沐秋也开了旁边那台电脑。
苏沐橙看着他俩一人一台电脑,一个鼓捣装备编辑器,一个忙着刷副本,笑着摇了摇头。
三人午饭解决得很随便,草草吃了点东西填填肚子就算过去了。
苏沐橙回自己房间一边吃零食一边刷起了韩剧。
家里那台被苏沐秋换下来的电脑现在是她的专属物,追剧和综艺成了它的新职能。
不过她好像有些记不清昨天看的剧情是什么了。
她一边感慨自己的记忆力怎么越来越差,一边接着看下去。


 


好像也没什么看不懂的地方……
苏沐橙中途出门上了个厕所,看见叶修还在游戏里忙碌,苏沐秋在一个本子上写写画画。
拉个板凳坐在他们身后。
苏沐秋随口问她一句,“不追剧了?”
“等会再追,看你们玩一会。”
苏沐秋点点头,又转头叫叶修jjc。
叶修刚刚击杀了boss,还没来得及看爆的装备,就进了苏沐秋报的房间号。
苏沐橙去翻出了那个记录二人胜负的小本子。
打到一半,苏沐橙看见叶修眼前一亮。
“这个套路,有点意思啊。”
苏沐秋笑笑,没说话。
二人一共打了十局。
输赢是常事,不过有点出乎苏沐橙意料的是,这次打了个七比三。
苏沐秋七,叶修三。
叶修抽完最后一口,把烟按灭,“再来。”
苏沐秋却退了游戏,打开一个文档,嘴角微微勾起,“不来了。”
以苏沐橙对她哥的了解,自然看出了那点小小的得意。


叶修也没追着不放,自己坐在一边想着什么。
苏沐橙看二人没有再打的意思,就收了本子回去接着看起了韩剧。
冬天黑得早,等到她追完今天的份,窗外的天色
已经有些暗了。
她打个呵欠,揉了揉眼睛,打开门却看见客厅里漆黑一片。
这俩货人呢?灯也不开……
苏沐橙摸索着想去开灯,结果砰的一声开门声,温暖的黄光闯进她的眼里。
苏沐橙被吓得有点懵,直到一阵熟悉的旋律响起来才算回过神来。
苏沐秋的声音很好听,一首平常的生日歌也唱出了十成的温柔多情。
叶修没很着唱,而是在苏沐秋唱完后十分捧场地鼓掌。
“沐橙,生日快乐!”
苏沐橙看着苏沐秋手中的蛋糕,看着燃烧的糖果色蜡烛,看着她最亲的人的笑脸,突然觉得鼻子酸酸的,眼泪不受控制地掉下来。
“诶诶怎么哭了?”苏沐秋连忙把蛋糕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叶修却笑了,“这么感动?”
苏沐橙也不知道为什么哭,她想或许就是感动吧。
苏沐秋揉揉她的头,把纸巾递给她,“好啦好啦,别哭了,来来来,快许愿!”
“嗯。”
苏沐橙自己其实记不得今天是她的生日,但这突如其来的惊喜她却也能坦然接受。
十四根蜡烛,十四岁生日。
苏沐橙闭眼,许下一个她很早以前就想好的愿望。
吹蜡烛的时候有一根老是吹不灭,苏沐秋看不过去就帮了一把。
叶修摸黑去开灯,苍白的光打下来,投射出三个部分交叠的影子。
“寿星来切蛋糕。”苏沐秋弯着眼睛,把切蛋糕的刀递给苏沐橙。
苏沐橙从蛋糕上切下来三份,分给苏沐秋和叶修。
奶油在温热的舌尖上融化,馥郁的甜香在口腔里扩散,可苏沐橙却觉得难以下咽。
然而她还来不及思考为什么,就被人给糊了一脸。


她懵了一会,抬手一摸……不止脸,头发上也是!
叶修的笑声清楚地传进她耳朵里。
“哈哈哈,二重惊喜,喜不喜欢?”
喜欢……喜欢个香蕉皮啊!
阿西巴!老娘昨晚才洗的头发!
苏沐橙按捺住内心升腾而起的怒火,微笑着一字一顿道:“喜、欢、啊!”
叶修嗅到事态不对,给苏沐秋使眼色,却看见那家伙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正一边在心里唾弃他一边寻思要不要提前撤退。
然而他脚才迈开,苏沐橙的“武器”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了过来。
好在他身手敏捷,一个灵巧的闪避就给躲开了。
“段数不够啊沐橙。”
临了还不忘嘲讽一句。
苏沐橙嘴角的微笑弧度越来越大,“好啊,这可是你说的,等会可不要后悔哦!”
叶修心知大事不妙,拔腿就跑。
“叶修你给我站住!”
苏沐橙完全抛弃了自己平日里的淑女形象。
“你叫我站住就站住,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叶修边躲还做了个鬼脸。
“很好……今晚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苏沐秋自觉往墙角一站,打算坐山观虎斗,只可惜没有点瓜子薯片啥的,去拿风险太大,也就只能干看了。
“沐橙,你哥的主意,你不能光逮着我这个枪手怼啊!”叶修甩锅给苏沐秋。
“沐橙你别听他的,我是你亲哥啊,怎么可能这么对你?”眼见“炮火”似乎有转移的趋势,苏沐秋连忙为自己辩解。
“你们两个……都跑不了!”
叶修成功地把战火引到了苏沐秋身上,二人对战变成了三人混战,虽然他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但能把苏沐秋拉下水就不算亏。
等到三个人都累得半死,瘫在沙发上看着彼此花不溜湫的脸发出没力气的笑声,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才算画上句号。
苏沐橙打了个哈欠,这一顿闹下来确实有点累人。
“洗了就去睡吧。”苏沐秋轻轻笑了笑。
“嗯。”苏沐橙点头,慢悠悠爬起来去洗手收拾换洗的衣服。
她洗完澡,看见洗手间的镜子被热水蒸腾出的白气模糊成迷雾般的白色,只依稀能辩识出模糊之下的人影。
苏沐橙伸手抹去白雾,直到清晰地看到自己的脸出现在镜子里才算满意。
门外苏沐秋和叶修正在收拾“战场”,她自己翻出来吹风机准备吹头发。
“我帮你吧。”苏沐秋停下手上的动作走过来。
苏沐橙没说话,直接把吹风机递给他。
嘈杂的鸣声和温暖的气流同时到达苏沐橙的耳际,她感觉到一只同样温暖的手在她的发间轻柔地拨弄。
手的主人体内和她流着同样的血液,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于是这种温暖便透过气流和指尖穿过她的颅骨,流入大脑,沿着脊髓,渗入每个细胞,最终汇聚在人体中最脆弱又最重要的器官里。

“好了。”
苏沐秋吹完之后又帮她顺了头发。
“嗯。”苏沐橙笑笑。
“去睡吧。”苏沐秋揉揉她的头。
苏沐橙往自己的房间走,“你们也早点睡。”
“等等沐橙……”
“嗯?”
她停住关门的动作,疑惑地看着他。
“你许的什么愿?”苏沐秋看似随口一问的样子。
“你猜。”
苏沐橙眨眨眼。
“这怎么猜?”苏沐秋为难道。
苏沐橙顿了顿,对着他吐了吐舌头,“才不告诉你呢!”
然后也没管他什么反应,就把门给关上了。
背抵着门,想到刚刚苏沐秋明明好奇却非要兜着的样子,苏沐橙好心情地勾起了嘴角。

笨蛋哥哥,说出来就不灵了。而且,其实很好猜的,就是经常挂在嘴边的话啊……
苏沐橙摸上床,缩进柔软的被子里,暖意渐渐包裹全身,困意也来得如影随形。
……
滴滴——滴滴——

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按停床头的闹钟。
苏沐橙打个呵欠,从床上爬起来。
叩门声想起,随之而来的还有陈果刻意压低的嗓音。
“沐沐,起来了吗?”
苏沐橙应了一声,想起陈果约了她今天出门买点东西。

“那好,我已经收拾好了,你快点哦!”

然后就听见越来越远的脚步声。
苏沐橙坐在床上,半天没动。
她想起什么似的,把手伸到眼前。
入眼的是一双白净的手,指节修长匀称,指甲修剪得干干净净。看得出主人平日没有疏于对它的保养,但也看得出,它不属于十四岁的少女。

清晨的阳光从窗帘未遮住的缝隙闯入,光柱中的尘埃翩然起舞。
苏沐橙默然良久,最后轻轻叹了口气。
那个愿望……终究没有实现呢。


—完—


 



评论
热度(79)
  1. 北极全职奶茶店群搞事专用号 转载了此文字
    嗯,这篇是我的,认领一下,有时间或许改改格式w
  2. 寂秋北极全职奶茶店群搞事专用号 转载了此文字
    好像没什么好说的了……默默转好了……完全不知道哪个是哪个OTZ
© 寂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