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中心】叶 修【你写我猜第六弹】

这么早就放叶修啊。看完后感觉心情很复杂,不知道说什么好,有点郁闷,也不知道为什么。

2016北极奶茶店群活动——你写我猜:

第六弹是大家的叶神!




叶     修


 


叶修中心


无cp向


有私设 (其实bug都是私设,虫爹的时间太乱了我干脆完全不按照他来了,瞎编)


给我最爱最想苏的叶修


陶轩主视角,带有微量刘皓主视角


阅前请朗读此话三遍并记在脑海:叶修是神


洗脑后产物




 


今年秋季的天气不比往日,可谓极寒,随意一挥都觉得有刺骨的刀割裂皮肤。枯黄的叶片上盈着剔透的天酒,在寒风凛冽里颤颤巍巍。


对陶轩来说,天气再寒也不如他心寒,心灰意冷也不过如此。


麾下几员神级选手的嘉世输了,还是挑战赛,而且,是输给了叶秋领队的兴欣,那个被他视作老了、实力下降了、对嘉世毫无帮助的原嘉世的队长叶秋——或许该叫他叶修。


这对曾经的三连冠豪门战队来说无疑是最大的讽刺,比淘汰出联盟还要讽刺。


短短的几日里嘉世人走楼空,再也没有身穿队服的青年们朝往暮归的进进出出,在屋子里面容冷峻地训练,为每次的比赛紧张。几乎所有工作人员都背上了行李离开,只剩几个打扫卫生的没精打采的挥舞着扫把,扬起一片片的灰尘,飘散在空气里。


而有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时常叼着烟、外套随性的搭在身上,没骨头似的总是一副懒散模样的人,早早的就不在这里了。


悬挂着的队徽也被取了下来——陶轩看着那处圆形的凹槽,心里空空的。


偶尔有人看看他们昔日老板站立着的背影,形单影只,有点心疼。可叹这情感来得快去得快,心疼一霎后随即为将来的生计而充斥愤懑。


最终只剩他一个人。


嘉世倒了,却让他有了不少的钱,够他挥霍一阵。不必为将来发愁的时日并不惬意,他满心空虚,没有什么意愿也没有展望,如机器一般在会议室里收拾着自己的东西,抬起头就看见那个队长的座位,或者看见门外长廊上的窗台,再或者,透过一堵堵墙壁,看到经过车水马龙后,对面的兴欣。


很久以前,队长的座位上坐着一个人,他懒洋洋的,眸色却认真冷厉,讨论战术一针见血,手下的技术无人匹敌;同样很久以前,那个窗台上时常靠着一个人,他轻裹着衣服,白皙修长的好看的手里夹着一根烟,袅袅的烟雾夹杂着鼻息笼罩着他的脸;现在,层层土木后的网吧里坐着的,就是这个人。而他本不该离开。


他是不是在庆祝胜利?还是留出一点闲心来,可怜可怜自己?陶轩百无聊赖的想。


心烦意乱得收拾不下去,陶轩把手头的东西一撂,坐在电脑前,按下了开机键。屏幕泛起了亮光,最终全部亮了起来,充满了蓝色绿色的方形上有一个熟悉到不能更熟悉的黑色logo,这个黑色的logo和他,和他们,都相伴了很久很久。


荣耀,Glory。


他双击点开这个logo,拿起鼠标和键盘,感受着已经有些陌生的触觉,在桌角的柜子里翻了一阵子,随手塞进去一个账号卡。


时间过得飞快。


“玩的太烂了。”


陶轩愕然,回头就看见那身影。


他曾经是嘉世的队长,带着嘉世缔造了三连冠的传奇,他也曾是嘉世的强敌,断绝了嘉世重返职业联赛的路途,他是荣耀教科书,是四大战术大师之首,是让所有人震惊的散人,是战无不胜的斗神。


——他是叶修。


——是叶修。


——叶修。


 


 


陶轩第一次见到叶修的时候,他还只是个网游爱好者,同时也是个网吧老板。他普普通通,生活不咸不淡,一个客流量不错的网吧带来的收益不能给他奢侈的生活,却也能过得去。


他的网吧,名叫嘉世。


当时新出的荣耀游戏宣传铺天盖地,还没开服就已经成为了爱好网游的人们最经常谈论的话题,操作性很强、服务器很优秀、制作精良、还需要专门的登录器…这些特点口口相传。陶轩觉得这个游戏很不错,咬着牙把网吧所有的电脑都装上了荣耀专门的登录器。不只是想要赚钱,作为一个喜爱玩游戏的人,他对荣耀也是感兴趣的很。白驹过隙,荣耀开服的那天,清晨就有人来到陶轩的网吧占好了位置。他们交头接耳,青少年居多,热情洋溢的讨论着这个备受瞩目的游戏,其中就有两个人。


他们两个一个叫做苏沐秋,一个叫叶修。


陶轩并没有在意这些人,他的目光在叶修身上一扫而过,没有印象。彼时的他激动得很,无暇在意别处。他不只是期待着游戏,同时,看着网吧焕然一新般的装备设施,心里很是自豪。


当时的他不知道,叶修也不知道,他们会相识,会并肩走过漫漫的时光。


荣耀没有辜负所有人的期待,它在短短的时间里爆红。玩好这个游戏很难,需要计算,需要手速,需要精准的判断。陶轩的年纪不小了,他手速达不到,脑子里的计算也跟不上,只能拿着鼠标键盘过过瘾。但他知道,他的网吧里有两个常客,手速跟得上,脑子跟得上。


他们两个一个叫做苏沐秋,一个叫做叶修,不,该是叶秋。


 


 


当时的荣耀网游里风云人物有二,一个是叶秋操控的一叶之秋,另一个不是苏沐秋的秋木苏,是id叫做大漠孤烟的人。两人在某一天对上,结果是叶秋赢了,第一高手的名号也就叫开了。彼时陶轩建立了工会,名字叫做嘉王朝。一个公会想要壮大发展起来需要做的事实在太多,副本、练级、野图boss,这些都不是陶轩能做的,可他把叶秋和苏沐秋拉进了自己的公会。对工会来说,叶秋好到近乎完美,他技术好,能熬夜,肯下功夫去做事;苏沐秋亦然,技术同样优秀,还在通过装备编辑器研究武器。虽然没达到他自己的预期目标,但在陶轩看来已经小有所成,他觉得强大无匹的武器出现指日可待了,有这般武器,再加上这两人强大的实力,他想要的东西到来已经是可以想象的未来。嘉王朝发展迅猛,确实多亏了有这两个人。陶轩不止一次的庆幸,庆幸当初苏沐秋选择了他的网吧。


没过多久由于荣耀的大热,官方准备举行荣耀游戏的比赛。陶轩觉得这是个很不错的机会,但如果他想组战队,自己肯定不能做队员,他实力不够。心里盘算着,下一秒脑子里就闪出了叶秋和苏沐秋的名字。他试探着询问了叶秋和苏沐秋的意见,两个少年略微思索很快同意了。陶轩兴奋得很,他的远见还是不错,不止是叶秋两个人,苏沐秋的妹妹——长相极其漂亮且活泼温婉的姑娘——苏沐橙,陶轩也想拉进他的战队。陶轩觉得这女孩的哥哥这么会打游戏,基因相似的她也肯定可以。苏沐橙挺想试试,但无奈苏沐秋宠着妹妹,想让她考学生活,不愿让她干这份苦差事。陶轩没办法,压下心里一点不快,只得暂时搁置。


除去不许苏沐橙玩游戏,陶轩对叶秋和苏沐秋还是很满意的。嘉王朝的所有物品,无论是稀有材料、普通材料,亦或是各种紫装橙装,几乎都是他们两个领头打。叶秋只选自己趁手的用,剩下的再好他也不看,对各类装备材料消耗并不多;苏沐秋多些,因为他要研究装备编辑器。除了他二人使用,各类boss带来的东西悉数给了工会。嘉王朝以极快的速度壮大,在荣耀网游名声大噪,一时间风头无两。而陶轩也就在此时成立了战队,给荣耀官方报了名。


他的战队,名叫嘉世。


成员不只有叶秋和苏沐秋,还有在一叶之秋与大漠孤烟一战最后挺身而出的气功师,气冲云水,这人名叫吴雪峰,同样的技术高超。与他们同时参与第一赛季比赛的,有叶秋的老对手韩文清所在的战队霸图,还有术士魏琛所在的战队蓝雨,以及驱魔师高手郭明宇的战队皇风。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谁也没有想到的事情。


苏沐秋死了,死于车祸。


在二零一五年的夏天,在他十八岁的时候。


得知他死的消息的时候陶轩如同被惊雷轰炸了脑海,通体都在震悚,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苏沐橙更是,她毕竟是个依赖着哥哥的小女孩,在蒙着灰白布料的床边趴着,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苏沐秋这男孩陶轩很喜欢,人挺外向也好讲话,做什么事都很积极,也正直守信,是个可以交的朋友,这一下子就没了,要说不伤心那真是绝对不可能。另一方面他惋惜的就是嘉世失去了这么好的一个游戏人才,而且苏沐秋和叶秋的关系如此亲密,他的死会对叶秋产生多么大的影响除了叶秋谁也不知道。陶轩担心的就是他的死让叶秋萎靡不振起来。他所仰仗的三员大将,就是叶秋苏沐秋两人,再加上气功师吴雪峰。吴雪峰本就不是嘉世设定的攻坚手,况且他由于职业原因,打法也不适合。嘉世没了一个苏沐秋,要是再没了叶秋那可就真的玩完了。


令他出乎意料,苏沐秋的死对叶秋似乎影响并不大。


他没有痛哭流涕,也没有悲伤绝望。他就静静的站在躺着苏沐秋尸体的床前,面无表情的。


而后就是更长时间的加练,以及沉重了将近一倍的担子。往日公会的事务都是他和苏沐秋加上吴雪峰三人主要打理,一下子消失了对自己实施最有效辅助的好友,对叶秋做事的影响极大。他没多说什么话,自己扛起原本苏沐秋的事务。烟也是愈发忍不住,往日苏沐秋在的时候不让他抽,现在无人逼着他放下那细长的物体,无人横眉立目地瞪他让他赶快熄灭那散发着朦胧烟雾的物什,叶秋的烟瘾在一段时间里呈现了爆发的趋势。


陶轩曾无数次见他打开烟盒,动作娴熟地点上一根塞进嘴里,没抽两下又下意识地从牙齿间抽出来熄灭掉收回。而后是一段密集带着韵律的键盘敲打声,没过多久就停下,好像发觉了什么一般,又抽出那根没吸几口的烟,点上火塞进嘴里。


令人庆幸,叶秋的实力依旧强横,他带着嘉世高歌猛进,夺得了第一届比赛的冠军。


第二赛季百花的孙哲平张佳乐二人出道。二人职业分别为狂剑士和弹药专家,自创打法繁花血景如狂风一般席卷整个联盟,所向披靡无人匹敌。直到被叶秋一杆却邪挑破。这打法虽终究被叶秋看透,却也就是他一人了,别人还没这个实力。所以它的强大毋庸置疑,张孙二人的实力也毋庸置疑。这几个实力封神的人物甚至包括韩文清都为自家战队接了广告,带来了大笔的赞助费。陶轩眼热得很,在一个元旦他提出了这个事。


那一天窗外缟皓纷飞,冬日天黑的极快,即使不到夜晚看着也是一片浓墨,爆竹烟火的声响震动着窗棂,此起彼伏。叶秋无家可回,苏沐橙亦然,两人逢年过节就来陶轩的家,虽不是一家人却也很亲密,图个热闹。陶轩看起来高兴得很,年夜饭的饭桌上,叶秋好奇,笑问他:


“陶哥怎么了,过年也用不着这么高兴吧。”


陶轩没回答,一边笑着一边跑去搬来了厚厚的一摞文件。为做广告这个事情陶轩做了很多准备,资料查了一大堆,文件也抱了一大堆。沉重的a4纸落在饭桌上,发出轰的一声。


苏沐橙拿起最顶上的一份,没看见旁边叶秋的神色,好看的脸上满是好奇:“陶哥这些是什么啊?”


陶轩拿着筷子,眉飞色舞:“是做广告的事,你看那什么张佳乐韩文清的都去接了广告,咱们是两冠在手的队伍,实力自然不用说,用广告增加下战队的知名度也很不错。况且嘉世还在发展,资金也缺乏,这事情百利而无一害…”


听到这里,苏沐橙收敛了笑容,瞳孔转向叶秋,不再看手上的复印纸,把它放了回去。


陶轩说完了话,等着叶秋的反应。他知道叶秋有多么珍视这个战队,而且他形象也不错。叶秋脸有点微小的胖,整个人却并不,原因是他懒于运动也懒于吃饭,穿单薄的衣服甚至有些形销骨立的感觉, 头发和如星的眉宇都很黑,黑的像墨,衬得本就不见阳光的皮肤更加白。他脸型轮廓很柔软,看着非常舒服。且如今年少,平日挂着噙有讽意的笑容时整个人都显得活泼飞扬,像阳光。陶轩觉得,叶秋虽并不算好看却比韩文清王杰希之流顺眼得多,他实在想不通叶秋有什么理由拒绝此事。


“陶哥,”叶秋说话了,温暖的灯光下他低垂着眼帘,在脸颊上投下阴影,看起来有点肃穆,“这事我做不了。”


“啊?”


“是,这事我真的做不了。”


陶轩简直怀疑自己听错了,他的嘴张得大大的,看起来颇为滑稽可笑,在叶秋和苏沐橙的目光里发出不可置信的疑问,“为什么啊?”


“战队发展需要的材料什么的我会做更多,”叶秋拿着筷子,不再看陶轩愕然的脸,“但是这个真的不可以,我有自己的苦衷。”


“有苦衷可以说出来我们一起解决啊,”陶轩不死心,口干舌燥地游说,“能是多大的事?”


“这个不是人多就能解决的,”叶秋说,语气是不容置疑,“是我自身的问题,这个我道歉。”


“好…好吧,”陶轩强笑着,“来,吃饭。”


话不投机,终究是不欢而散。


陶轩看着叶秋离开的背影,对临走时叶秋的再见也没理会,又转头看见桌上摆着的复印件,心里的烦躁突然就如火般升腾了起来,他莫名的愤怒,愤怒几乎席卷了他的理智,他几乎想要把桌上消耗了他许久时间的纸片全部撕掉。


他喝了点水,片刻后冷静了下来。


叶秋对战队的贡献太大,没了他就没有嘉世。不做广告也好,也算个嘘头,陶轩这样想着。


 


 


转瞬间第三赛季结束,刺眼的灯光下是铺着红色地毯的舞台。


这里是角逐冠军的场所,刚刚赢得比赛的,是嘉世。这意味着嘉世取得了第三赛季的总冠军,而这已经是嘉世手里的第三个冠军了。


着实是令人骄傲的战绩。参加比赛的嘉世队员都一副欢欣鼓舞。对面的输家是霸图,到最后的握手时,对着霸图队长韩文清那冷厉的面容,嘉世队员是怎么也不敢表现出太高兴的模样,生怕这位凶神给自己活蹦乱跳的心来一刀。


最令人惊讶的,是嘉世握手之人中排第一位的,居然是副队吴雪峰,并不是斗神一叶之秋的操作者叶秋。


“叶秋还不露面?”韩文清抓着吴雪峰的手,一如既往地面无表情,“又不是没见过他。”


“队长有他的原因。”吴雪峰微笑。


台下的陶轩看着这在他看来滑稽可笑的一幕。


第三赛季微草新队长魔道学者王杰希出道,独有的魔术师打法初逢对手便崭露锋芒,同样震动了所有人。虽自身有容貌问题,但气度沉稳不似少年人。除却张佳乐二人以及韩文清,王杰希也接了广告。看着别的战队资金源源不断,陶轩对叶修这个始终不肯露面的家伙越看越不顺眼。得了冠军自是欣然,可越来越充斥脑海的,是这样一个想法。


你有这么无可匹敌的实力,为什么不多做些?接个广告很难吗?为什么你肯熬上几个夜晚来打网游,却不肯花费一上午或者一下午的时间去为战队多赚些钱来?这样买材料,不比辛苦打来的快吗?


陶轩心下愈加烦躁,索性不再看台上的客套话,转身走向赛场出口。


出口通往马路,马路边的路灯下站着一个人。他穿着嘉世的队服,黑色的头发散乱着,修长白皙的指间点着一根燃烧着的烟,微红的火星格外显眼,淡色的嘴唇里飘出一阵缥缈的烟雾,弥散在夜空里。


看到陶轩走来的背影,叶秋抬起了头:“陶哥?”


陶轩很勉强的点了点头。


“有事吗?”


“叶秋,那个大小眼都接了广告,为什么你就是不肯?”陶轩紧皱着眉头,语气有点咄咄逼人,“不需要花多少时间!”


“….”叶秋把烟从嘴里抽出来,嘴唇抿着,过了好一会才回答他,“我说了,陶哥,是我的原因不允许。”


“那你…”


 


不远处的赛场出口里躲着一个人。


刘皓是嘉世训练营的练习生,是茫茫的战斗法师海洋中显得特立独行的魔剑士,实力颇为不错,这次比赛也跟着来看了。对其他老板来说此时是个享受的时间,可最后的客套话还未结束,身为老板的陶轩就离开了座位,这实在让人无法不好奇。刘皓悄然起身,对身边同为练习生的陈夜辉说了句去卫生间,就跟随在了陶轩身后。


走到门口,灯光下站着的人他并不陌生,虽然面容模糊,但他能认出那是叶秋。


刘皓心里的好奇愈发压不住,而自己所站的位置太远,只能看到两个人的嘴唇开开合合,以及陶轩近乎卑微着恳求的动作和愤怒狰狞的脸,却听不清话语。


他小心翼翼地靠近,却被叶秋一眼看到。


“是谁?”叶秋问。


陶轩也吓了一跳,赶忙停下话语,探头看去。嘉世的老板和队长不和,这可是个大新闻,要是被媒体发现那可就完了,指不定闹出什么事来。


刘皓尴尬得很,现出身来:“那个…”


还未等他说什么,叶秋就认出他来,歪头思考了一会,然后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恩我记得你…..哦对了,你是训练营那个魔剑士?实力挺好的那个?”


叶秋这么一说,陶轩也认出他来:“怪不得看你有点面熟。”


此时已有外人,再谈事情显然不合适。陶轩又转头看了看叶秋,说:“那我们的事下次再说吧,我先回去。”


“恩。”叶秋回答了一声,目送陶轩走远后转过头来看刘皓,“你怎么在这?”


刘皓愣了好一会,这让他怎么说?看着两人的表现,他们谈的显然是机密的事。过了很久他才回答:“我是去洗手间的时候看见老板出来…”


“行我知道了,”叶秋好像没打算听他说完,打断道,“这种事以后别乱听也别乱跑了啊,小心老板给你开除咯。”


叶秋语气很轻松,尾音微微上扬,好像有一点笑意。刘皓认真答应了,端详叶秋的脸。他的眼眸有些轻微的弯,仔细看那折射着星光的墨黑色的瞳孔,你可以体会到从内心散发出来的快乐,他丝毫没有受刚才争吵的影响,那种愉悦十分蓬勃鲜活,好像盈满了他并不强壮的身体,满到溢出的程度。刘皓很莫名的不再敢看他,面前这个人不再是高高在上的队长、斗神——虽然他平日也常与练习生笑闹,但刘皓总觉得那是的叶秋有近乎不可察觉的冷漠疏离——好像只是一个因小玩意儿而开心的孩子,比如棒糖,或是一个飘着的气球。


对别人来说可能是微不足道,但足以让他流连忘返。


叶秋没有多停留,叼着烟给刘皓含混不清地打了个招呼,就转身离开了。刘皓愣了一会才给出回应,冰凉的手抬起,僵硬的挥舞了几下。


他没有等到叶秋的什么动作,只看见了雪夜里他愈走愈远的背影。雪花四处纷飞,落在他身上,落在他肩头与发旋,也不知是否浇灭烟头的火星。


刘皓怎么也没想到,很久以后他还能再见到这个背影。


站在赛道出口阴暗里的陶轩也没想到。


 


 


陶轩深觉这已是个物质社会,联盟比赛不能再只追求赢,钱财亦然。可惜叶秋并非如此,他最在意的还是胜利。他本人并不很严肃,闲暇时不论清洁工还是训练生都能和他来一把荣耀——仅限于荣耀——对战也可以,叫他帮忙打个别的什么人也可以。可他指导赛时、亦或是教导队员时严厉的很,不容你出丁点差错。也没什么别的惩罚,就是加练。


前三个赛季联盟规模尚未形成,主要队员就是叶秋自己和吴雪峰。吴雪峰稳重,出了错自觉加练。到了第四赛季吴雪峰退役,苏沐橙刘皓出道。苏沐橙听叶秋的,发现了问题吐吐舌头就去接任务。刘皓一开始对自己的小错惭愧的很,也自觉去练习,觉得对自己无用,越往后越觉得完全不必要。他想叶秋也许没什么厉害的地方,要论打法的精彩华丽还不如繁花血景,要论战术想法的独具特色也比不上魔术师,要论一往无前的势头也不比拳皇。斗神的名头是怎么来的?如此都可所向披靡。刘皓一开始觉得自己的天赋、亦或是实力,并不比张佳乐王杰希之流逊色,现在想想,他有没有可能和斗神一样厉害?这个想法让刘皓欣喜若狂,他等待着在第四赛季一鸣惊人,也闯下一个名头来。


可惜第四赛季的冠军不是嘉世。


彼时吴雪峰已经离开,一直自信满满的陶轩在台下惊异的瞪大了眼。伴随着对手不可置信的欢呼,他觉得自己无地自容。


坐在电脑前的刘皓亦然。他反反复复的摆弄着鼠标键盘,似乎在期盼屏幕里那个躺着的灰暗的角色可以再活过来、再发出一道什么样的攻击把对面同样血所剩无几的对手打死。最好再来一套漂亮的连击,让台下的观众都记住他——可惜这个想法不会实现了。


陶轩面色铁青的拂袖而去。叶秋是向来不出场的,队员们再见到他时已回到了嘉世。


“复盘吧。”叶秋说。


队员们沉默不语,默默地坐好,这时就听见陶轩推门而入。
“我听听你们怎么复盘,”陶轩说,“叶秋,这次怎么回事。”


叶秋叼了根烟在嘴上,打开投影:“胜败而已,多正常的事。”


陶轩觉得他可以这么从容简直是不可思议。旁边的苏沐橙和刘皓都是无法相信的样子,身为队长的叶秋居然毫无表示。他不是最在意胜负的那个人吗?就这么离冠军远去了他居然表现成现在这个样子?没有什么悲痛宣誓下次一定要再夺头筹?心下生气脑子里又转起叶秋刚说的话,转念想回去,也是,没有常胜将军。这样再看叶秋那副样子也顺眼了许多。陶轩压下心头不快,听着叶秋讲些他大部分都听不懂的东西。


“好了,就这样吧,”叶秋说完了,挥手感这群人去训练,“别有什么压力,不是冠军能怎么样,他们的冠军都是咱们大方给的。下次咱小气点,不送人了啊。”


听了一番云里雾里战术讨论的陶轩一听这话乐了。可不是吗,嘉世岂是别人能轻易打败的。陶轩站起来,满面笑容对叶秋说:“晚上一起吃个饭啊?好久没聚聚了。”


“好啊,”叶秋非常痛快,回答,“为下次夺冠养精蓄锐,走走走下馆子。”


谁也没想到,一直到叶秋被赶走,嘉世都再也没拿过冠军。


 


 


为什么赶走他?为什么对刘皓和陈夜辉拙劣的小动作视而不见?为什么任由孙翔对他出言不逊?


为什么从原本亲密的朋友走到了如今这一步?


陶轩看着坐在他身前的叶修,心里想。


想又有什么用,本就是些无解的问题,本就是人性使然。


他变了,从原本的一心热爱荣耀、热爱胜利,变成了追求利益和名誉。这般人本不少,变的不只有他,比如赵禹哲,比如陈夜辉,再比如刘皓。唯一没变的是叶秋,是叶修,这个因怀揣对胜利的追求和对荣耀爱想法,被思想“先进”的自己赶走的人。


仔细看看叶修没变,除了多几分沧桑。


彼时叶修已经站起了身,背对着他,面朝着敞开的大门。


刺目的光线十分粘稠,从门框里拥挤的涌进来。面对着如此强烈的光源,叶修逆光的背影看起来高大伟岸,庄重肃穆。


似乎是神。


 


 


 


祝你胜利。


陶轩想。


 


 


 —完—


 


 


Free Talk




看什么看。


 


 


 


 


 


有什么好看的


 


 


 


 


 


你还看


 


 


 


 


完了


 


 


 


 


好吧没完


 


 


 


 


 


告诉你,这写的我老公,别抢。么么。


 


 


 


真完了


好吧没完。


我觉得我把陶轩和刘皓写的有点太坏,可我又故意从某些地方写他们并不坏。叶修是我最喜欢的人物之一,他有太多的东西可以写,也有太多个性需要去体会理解。他是神一般光辉的人,而有个道理需要知道,“欲戴王冠必承其重”,他与神一般强大,且甘愿为此奉献一生。他也有与神一般的胸怀——别人怎样看他他都不多言语,一切事情有双眸论证。唉不能再说了….这样分析他我能写好多东西。总之,叶修是我的。么么。





评论
热度(65)
  1. 寂秋北极全职奶茶店群搞事专用号 转载了此文字
    这么早就放叶修啊。看完后感觉心情很复杂,不知道说什么好,有点郁闷,也不知道为什么。
© 寂秋 | Powered by LOFTER